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我的平安啊 > 第54章 大结局
听书 - 我的平安啊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54章 大结局

我的平安啊 | 作者:惜禾| 2021-02-23 08:49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www.qb50.com,最快更新我的平安啊最新章节!

沈熙知和小花的事是沈忠义告诉梁柔的,这些年他们不怎么联系,以至于梁柔看到那个陌生来电还以为是诈骗电话。梁柔在几天后回到南城,但她已经不能轻易找到小花了,小花换了号码换了住所,换了工作,梁柔只能登了许家门,打算先找许建国谈谈。

可许建国没从卧房里出来,接待她的是陈爱丽。

年轻时心里都有点看不顺对方,她嫌陈爱丽好吃懒做,陈爱丽觉得她特别做作。现在半百的两人坐在一起,一时也不知道要说点什么。

梁柔问:“平安不常回来吗?”

陈爱丽说:“是啊,她外面买了房子,可有本事了。”

梁柔点点头,说:“我今天来,是想……”

陈爱丽一拍脑袋:“哎哟我的汤,梁会计你先坐,我给老许炖了汤,好像扑出来了,他最近血压特别高,医生要求卧床休息。”

于是梁柔被晾在客厅里,看不知什么时候变勤快的陈爱丽进进出出忙前忙后。她想了想,还是走吧。陈爱丽送她到门口,说了句:“梁会计,我家老许说了,孩子们的事啊,我们不参合,都随他们,我们不图什么好处。”

梁柔张了张口,陈爱丽打断她的话:“我做梦都想多要一套房子,可我家许栋也是个倔脾气,我要是敢说他姐什么,他有本事给我离家出走,你就别为难我们了,换做是她亲妈,你这样拜访肯定是要把你打出来的,我就不打你了,你以后也别来,熙知我知道的,肯定不会听你的。”

梁柔恼羞成怒:“你怎么说话的!”

陈爱丽端着汤:“好了,下回聊,我得伺候我们老许喝汤。”

大院里已经有人开始搬家,呈现一派萧索之色,梁柔仰头看自己曾经的家,这里是她曾经最幸福也伤她最深的地方。

许家卧室里,陈爱丽愁眉苦脸地朝许建国抱怨:“哎哟心疼死我了,许建国你个老糊涂!”

许建国笑着喝汤,看陈爱丽揉着心口骂他。

***

梁柔最后只能给沈熙知打电话,问:“你带平安和我吃顿饭吧。”

沈熙知很高兴,把这个事给小花说,小花点头:“好啊。”

去的那天,小花穿了裙子,很正式的模样,惹得沈熙知笑她:“丑媳妇见公婆?许小花没想到你这么重视我?恩,晚上奖励你绿豆汤。”

小花没说话,用梅心送的唇膏抹嘴唇。

两人一起到了餐厅外面,沈熙知牵过她的手:“别紧张。”

小花推了推他,说:“沈熙知,你在外面等我,我自己进去。”

“为什么?”

“我自己进去。”小花还是这样说。

于是沈熙知留在车里等待,透过车窗看着小花走到桌边,拉开位置坐下,对面是他的妈妈。

小花叫了一声:“梁柔阿姨。”

“好久不见了,平安。”

“是啊。”小花说。

梁柔问:“熙知怎么没进来?”

小花说:“是我没让他进来,我想您一定有话对我说,他在不方便。”

小花没说错,这顿饭的主要目的是为了拿到小花的联系方式,然后她们还需另外见一见,不过现在这样就方便多了。

梁柔说:“我要说的话,你应该猜得到。”

小花当然能猜到。

但她说:“阿姨,我现在觉得,我没有什么配不上他的,他很好,我也不差,我虽然一只耳朵听不见,但不影响我的生活,他也不在意,他和沈叔叔不一样,他不需要我照顾他,是我需要他照顾我没错,但我们都认同这种相处方式,我们没有隔阂,我们不会因为这个而分开。”

梁柔非常忌讳别人提到她失败的婚姻,这点事瞒不了小花,当年大院里的人都知道,她没想到小花敢这么跟她说话。

“你变了不少。”梁柔说。

小花点点头,是变了,几个月前还傻兮兮的躲着沈熙知,可眼睛生过一场病后,重见光明见到的第一个人是沈熙知后,她就再也逃不开。

小花没有呆太久,她站起来与梁柔道别,她说:“阿姨,我们会幸福的,请祝福我们。”

她回到车里,沈熙知紧张地问:“你们谈了什么?我觉得不对劲,好像没有朋友带女友见家长是这个情况的。”

小花看着他,静静看了很久,笑了,她说:“我们就坐着好好的说话,你不用紧张,我没受欺负,阿姨也没骂我。”

可以看见沈熙知整个人放松下来,“聊了什么?”

小花想了想:“聊了聊以前的事。”

***

开发商给的最迟期限是在过年前腾出房子,每个月有租房补偿。小花的房子太小了不够住,就在同小区租了一套两室一厅,搬家那天气氛很伤感,陈爱丽哭了,许建国说:“哭什么,以后就有新房子了。”

陈爱丽想想也是,就抹了眼泪收拾行李。沈熙知扯了扯小花的手,说:“陪我到对面看看。”

小花从地垫下摸出钥匙开门,眼前呈现的不是想象中的蜘蛛网之家,而是干干净净的,他的家。

沈熙知眼眶红了,问她:“什么时候来打扫的?”

小花说:“你扔下我去和美女约会的时候。”

前几天他又见了梁柔一面,没带小花去。沈熙知拉着她的手:“自己一个人?”

“许栋帮我了。”小花说。

许栋冒出头来喊:“嘿嘿,姐夫,重体力活都是我干的。”

沈熙知恩了声:“记在心里了。”

许栋乐颠颠的走了,沈熙知低头看小花:“谢谢。”

小花学着他恩一声:“要记在心里。”

“好。”

她把他的家打扫成最初的模样,与他一起迎接即将到来的拆迁。沈熙知的心情略微复杂,舍不得这里,舍不得这里的记忆。小花也是,但,人总要往前看,不是吗?

沈熙知载着许家一家人离开这个大院,这里有他们所有的童年记忆,争吵过,冷战过,也欢欢喜喜在一起作伴过。

车子越来越远,小花偷偷抹了抹眼,小时候一门心思想离开这里,可真离开了,又舍不得。

许家是在新租的房子过的年,年二九整个小区的人都出来买花,小花进了老年人喜欢的水仙和桃花,也有年轻人喜欢的款式,小花的花花这家店生意好到爆,陈爱丽和许栋过来帮忙,沈熙知也在店里,俨然一副老板公的架势,算账收钱给老年人送点别的搭配,给年轻小姑娘露个笑脸撩妹,里里外外都妥妥帖帖完全不需要小花操心。

陈爱丽偷偷跟许栋说:“多跟你姐和你姐夫学点,以后妈也给你开家店。”

许栋笑呵呵的,惹得买花的小姑娘们除了看沈熙知还要很忙的来看他。

沈熙知这个年是和许家一起过的,小时候也总在他们家吃饭,如今身份变了,一起过个年更是名正言顺。小花也没说不让他来,在他每天哼哼着在美国那几年每回春节都和暴暴相依为命时,她说:“那里来吧,给我打下手。”

小花掌勺。

登门那天沈熙知在楼下给许栋打电话:“你下来帮我拿下东西。”

许栋颠儿颠儿跑下去,老远地喊:“姐夫,拿啥啊?”

沈熙知指了指后备箱,许栋眼都直了:“乖乖!”

虽然许建国不能抽烟不能喝酒,但烟酒不能少,茅台,中华是给未来老丈人的,陈爱丽隔了一层,但沈熙知一视同仁,给买了一套国外的护肤品,陈爱丽不知道价钱,偷偷拿去问小花,小花也不知道啊,微信问梅心,梅心靠了声:“这套国外断货了,姐姐还没下手就没了,你哪里搞来的?你会用吗?不会我接手啊,价钱好说。”

小花转头对陈爱丽说:“你要卖吗?我朋友要买。”

陈爱丽说:“我想想,你先别答应人家。”

许栋围着他姐夫转,这从小体罚体出来的感情不是假的,他就盼着他姐夫给他买个水果最新款。沈熙知没给手机,而是把他的车钥匙给许栋了。

许栋呆呆看着他姐,小花把钥匙拿回来还给沈熙知。沈熙知又把钥匙给许栋了,说:“最近要换车,正好旧的给你用。”

许栋是真心一点都不嫌弃是二手车啊!要知道他遥想他姐夫的车很久了啊!

许栋感动要哭了,把他姐推沈熙知怀里:“小生无以为报,以身相许吧。”

小花一头黑线,大过年的又不能打人,好烦。

沈熙知表示很满意,穿好围裙去给小花打下手。

***

大院动工那天许栋从他们项目组休假,开车载着他姐姐姐夫去乡下。乡下对许栋来说是个非常陌生的地方,但对小花和沈熙知来说,不是。

小花说:“带你去看阿嬷,阿嬷好喜欢你。”

许栋很少听到阿嬷这个词,也隐约知道阿嬷走了。他乖乖跟着姐姐上山,在阿嬷墓前磕头,他已长大成人,是个健康开朗的帅小伙,小花觉得阿嬷一定会很高兴。

虽然他还未出生阿嬷就走了,但血缘亲情是很微妙的事情,许栋看他姐红了眼,也跟着红了眼,跟小时候一模一样,什么都学着他姐和他姐夫。他问小花:“姐,阿嬷怎么走的?”

小花说:“摔倒了。”

大雨天,阿嬷摔倒在院子里,院子里突然涌来很多人,阿嬷走了,鸡没了,她真的变成了歌里唱的:脏小花,没有家,没有阿巴和阿嬷,也没有阿嬷。

小花眼泪掉下来,沈熙知安慰着:“别哭,以后常来看阿嬷。”

三个人住在阿嬷的小院里,许栋没来过乡下却很适应这里的生活,他早晨和姐姐一起去田里捉虫,然后跑去村长家喂鸡,然后得到村长给的几枚鸡蛋,回来让姐夫*蛋面吃。大冬天的,他姐领着他去河边看小河结冰凌,说夏天带他来摸田螺吃。

住着住着就忘记是几号,某天晚上小院里突然停电了,小花一个人在家,许栋和沈熙知不知道去了哪里。她坐在院中轻轻哼歌,忽然听见另外一首歌,有一簇光亮慢慢靠近,烛光淡淡的,被山风吹得歪歪扭扭,她看见沈熙知捧着一个圆圆的蛋糕,烛光照在他脸上,照得他脸红红的。

他说:“许小花,生日快乐。”

小花说:“不是的。”

她的生日到底是几号,她自己都不知道。

许栋说:“是的是的,姐夫查到了。”

小花看着沈熙知,沈熙知说:“你不是说有一年大年夜阿嬷贴了对联给你煮鸡蛋吗?换算到新历就是今天,许小花,今天也是情人节。”

小花已经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对他说过这话了。

为了早点上学,小花的生日变成了夏天,她的名字是沈熙知取的,现在生日也是他找到了。看来,要快点完成阿嬷的心愿了。

小花吹蜡烛,说:“等到儿童节,我也给你过生日。”

沈熙知笑着说好,说到时候带你去吃麦当劳。

许栋不知什么时候消失的,还体贴的帮姐夫把小院锁上。沈熙知抱着小花在房间里说话,头抵着头,小花坐在他腿上,他说:“以前,我妈是不是找过你?”

小花说:“不记得了。”

她不想谈,但他已经很清楚以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也不说了,亲吻她耳后的刺青,小花笑起来,说:“好痒。”

隔壁院子里,许栋望天:“哎,好想有个女朋友。”

***

从乡下回城后,沈熙知开始着手操办他这辈子唯一一次婚礼,第一个收到喜帖的是黄小胖。黄小胖把喜帖翻来覆去看了好久,说:“你们等等。”

他从画室里拿出一副蒙着白布的画,说:“送给你们,当做结婚礼物。”

小花亲手揭开白布,新画散发着油彩的香味,那是一副童年时哭泣的小花。

脏兮兮的脸,脏兮兮的手,泥猴子一般在田埂里玩耍,笑容天真无邪。

那是黄小胖记忆中的小花,是沈熙知小时候第一次见到小花的模样。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