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阴婚难逃之鬼夫夜敲门 > 第107章大结局
听书 - 阴婚难逃之鬼夫夜敲门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107章大结局

阴婚难逃之鬼夫夜敲门 | 作者:乐夏一| 2021-02-23 10:04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www.qb50.com,最快更新阴婚难逃之鬼夫夜敲门最新章节!

就这样,在火灾发生的两天之后,警局正式的定案,说纵火案的起因是人为,而不是意外。

所有的女学生都很纳闷,要是一般的电器烧了电线,不会引起这么大的火灾,按着警察的说法,是有人要把我们活活烧死。以前在学校里流传的那些传闻,全都冒了出来,什么坟场的恶鬼出来索命了,校园里吊死的女鬼又出来害人了,等等的猜测让学校里的气氛没有一天安稳的。

“王校长,到底是怎么回事?贵校素来的鬼校之称,引来了猛鬼复仇,请问您对此有什么回应吗?”

“无可奉告!”警局门口,王校长被记者们围了个水泄不通。

“是不是鬼校的名声已经传开了,这已经是既定的事实,所以校方已经说不出理由来反驳了对吗?但是总要给广大师生一个交代吧!”记者依旧不依不饶的问着。

王校长的脸色已经很不好了,他迈着大步走下台阶,朗声对所有人说道,“学校现在发生的这些事情,都是校方没有预料到的,我可以向大家承诺,我们的学校绝对没有任何问题!希望大家不要听信谣言,我们一定要相信科学!”

警局门口,我们几个人看着王校长在一堆记者里面无力的辩解着。

“晓晓,你觉得明天记者会怎么写?”胡夏冷不丁的问了这么一句。

“我怎么知道。”我摇了摇头,“对了,林菀,这几天胜瑛联系过你吗?”

林菀现在还没有完全从失恋的阴影中走出来,但我们已经看到了她的坚持和努力,我相信,她很快就能重新振作起来。

“没有,我给她打电话,她也再没有接过,你们说她会不会已经……”林菀没有说下去,但我们都明白,她是什么意思。

“她来找咱们的时候,那么神秘,走的时候,也那么神秘,或许她本来就是个独行侠,不喜欢跟咱们接触呢。”胡夏对胜瑛一直抱有一种怀疑的态度,所以说出口的话,也并不怎么中听。

“我相信,她可能是有事耽误了,算了,咱们快回学校吧。”今天是回学校办理实习手续的日子,等到六月底回学校领毕业之后,基本上我们就完全告别大学生活了。

“林菀,你毕业之后,去哪儿实习?”我踢着脚下的石子,轻声问着。

“以前我总想着走家里安排的路,但现在,我想靠自己,晓晓,你去哪儿,我想一起去!”

看着林菀笑眯眯的眼睛,我也很开心。

“对啊,你现在这样多好,人就是要开开心心的,我投简历的是一个小公司,不过我想,有你这个大才女一起去,他们一定不会拒绝的,胡夏,你呢?”我知道胡夏的家庭条件不是很好,而且再加上她守魂人的身份,如果她要是毕业了的话,学校的那些鬼魂由谁来守护!

“我当然是要留在学校,所以你们毕业了,就是彻底解脱了,我是坠入了另一个炼狱啊!”胡夏说了没两句,就开始开玩笑,我和林菀追着她打了起来。

在我们这个年纪,虽然遇到了很多人一辈子可能都不会遇到的事情,但我们依然年轻,对生活充满了向往。

学校档案处。

“老师,你这是什么意思,林菀的档案呢?”我们三个一起到档案处取档案,但偏偏林菀的不见了。

女老师也很着急,“你们别催我,我再找找,前几天学校档案室清扫过一起,可能是那个时候,被人拿走了,你们别着急,我再去楼上档案室找找。”

她说着,就急匆匆的出了门,留下我们三个面面相觑。

“这老师怎么这么坑人啊,这档案要是找不到,大学不就白上了吗?不过白上了也好,这样林菀就能留下陪我了!”胡夏一边开玩笑,一边歪着头看着桌上的实习表。

忽然觉得有些不对,拿起那实习表一看,“你们快来看,为什么咱们都被分到这个公司了!”

“兴业农林发展储蓄公司?这是什么啊!”林菀也凑过来,看到名字都在上面,很惊讶,“晓晓,你就是报的这个公司?”

“不是啊,我报的是个广告公司!”我纳闷的翻看着手中的实习表,很奇怪,“那公司我已经联系很久了,他们是一定会接收我的,怎么会出现这样的事。”

就在我们研究实习表的时候,身后传来了一声不悦的低吼,“你们干什么!”

是刚才那个女老师,她冲了过来,把林菀的档案塞到林菀手里,“这是档案处,所有学校师生的档案都在这里,你们要是敢捣乱,毕业证就别想要了。”

看着她判若两人的态度,我们不禁唏嘘,学校要都是这样的办公人员,那给学生毕业要添多少麻烦,不过现在档案已经拿到了,倒是胡夏对那个公司很在意,临走的时候,把她的那张拽走了。

“胡夏,别想了,可能就是学校统一安排的呢!”林菀试着去宽慰胡夏,但胡夏根本就听不进去。

“这里面一定有猫腻,不可能好好的就给咱们都整到一个地方去,就算朱泽原没插手这件事,难道王校长会任由咱们三个凑在一起?我看,他们是害不了你俩,觉得心里不舒服,要一次铲除我们!”

胡夏的话说的像模像样的,我跟林菀面面相觑,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隔着老远,就看到几个男生在我们宿舍楼下来回转着,我们认出来了。

“那不是赵辉的几个哥们吗?他们在咱们楼下干嘛?”

我们意识到出事了,连忙跑了过去,他们几个看到我们,如释重负,“可等到你们了,快跟我们走,赵辉的尸体在火葬场被警察带走了,他爸妈都哭的不成样子了,可警察非说他参与了前几天学校的失踪案,要验尸!”

“这是什么理由,他明明是在学校被人杀害的!”林菀很激动的反驳着。

“我们说了,可警察根本就不管,赵辉的案子到现在都没有立案!”

我一边拉着林菀,让她不要激动,一边把事情连贯性的想了一下,这次的事情肯定跟朱泽源脱不了干系,只是不明白,他要赵辉的尸体干嘛?

“这次事情不简单,警察突然出现是有预谋的,我们现在到警察局去。”

我和胡夏还有林菀三个人以及赵辉的几个好哥们浩浩荡荡的刚走出警察局门口,就被失踪了好几天的胜瑛堵着了,她的脸色不太好。

“你们先不要激动,跟我来。”

我和林菀面面相觑,胡夏也跟着皱了皱眉头,倒是赵辉的几个哥们先反应过来了,他们也知道我们三个的特殊性,直接找了个借口回去了。

我看着胜瑛,其实这么长时间,我对她稍微有了些了解,虽然她不会害我,但是还是得留一手。

“胜瑛,赵辉的尸体被警察带走了,一定是朱泽源的阴谋,我们必须去阻止他。”

胜瑛点点头,视线望向了前方,她直接开车带着我们来到了仓库的附近,这里是朱泽源过了好久之后第一次运尸体来的地方。

“我来找你们就是这个意思,之前赵辉在帮朱泽源做事,他非常清楚他的手段,这次也是他为了帮我们而设的局,我们不能辜负他的苦心。”

“什么意思?”林菀激动的抓着笙瑛的胳膊,很是紧张,为什么赵辉都死了,他们还不放过他?一定要让他做个鬼魂都不安宁。

胜瑛振开了她,现在是中午,一天当中阳气最胜的地方,所以她才敢带着他们来的。

“不是我们不让他安宁,而是他本身就安宁不了,你知道他之前害了多少人吗?那些人早已经化作孤魂恶鬼等着找他报仇呢,他在鬼界也是难以立足的,转世重生的话,凭借他做了那么多的坏事,你觉得他会有个好的将来吗?”

我明白林菀的激动,也理解胜瑛说的话,其实很多时候理智都是和感情相互起冲突的,只是每个人站的角度不一样而已。

“大家不要吵了,车子来了。”

我明显能感觉到前面警车里的鬼气很重,那里面除了赵辉应该还有其他的东西,果然等他们抬出去担架的时候,一股恶臭味传来了。

林菀显然很激动,在她想要冲上的那一瞬间,胡夏直接一个手刀披在了她的肩膀上,让她昏过去了,如果她现在冲出去,肯定会坏事的。

我现在不能用天眼,只能靠自己的意念去感受担架上白布覆盖下的人是不是赵辉了,如果真的是他的话,证明了他就算是死朱泽源也没有放过他。

“胜瑛,为什么车子里还有那么多的尸体?”

胜瑛显然也觉得奇怪,她本来也以为只有赵辉一个,现在看起来不是这样的。

“朱泽源估计早就知道我们盯紧了仓库,他这样做不会来个瓮中捉鳖?”

我和胜瑛是想到了一起了,朱泽源早就怀疑他们了,说不定让警察带走赵辉的尸体,就是为了引他们过来呢。

用意念对着肚子里的鬼娃说了一声,让他帮忙到仓库里去查一下。

但是显然,鬼娃今天躁动的很,说明这个仓库里面已经有很多让他忌惮的东西了,虽然是靠秦楚的鬼灵养成的,毕竟年纪还太小了。

“妈妈,我们现在不能进去,要等爸爸回来才可以。”

我的心慌了一下,鬼娃对于外界危险的感知是很明显的,如果他觉得有危险,那么肯定就是的了,倒不是我贪生怕死,只是现在毕竟不是一个人了。

“胜瑛,我们先回去吧,等秦楚回来的时候,我们再一起过来。”

我说完之后,就和胡夏两个人搀着林菀,下车往回走去了,很显然,胜瑛没想到我也会退缩,急忙下车追了过来,抓着我的胳膊,眼神紧张。

“云晓,赵辉的尸体就在里面,而且你之前也说过,朱泽源的犯罪证据也在这个仓库,那你现在临阵退缩真的好吗?”

我算是明白了,原来胜瑛是早就算计好的,让我来和她一起冒险。

“你也知道这是朱泽源的诡计,我们要是贸然进去,岂不是正好落入了他的圈套?到时候不但他犯罪的证据拿不到,就连我们也会搭进去的。”

我太清楚朱泽源这个人的卑鄙程度了,他为了让我们上当,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

胜瑛不管不顾的,她的视线看向了面前的林菀,现在也只有她能支持自己了,只要林菀决定要进去,那么云晓这个女人肯定会为了好朋友一起进去的。

想到这里,她从兜里拿出了一个小瓶子,放在林菀的鼻下让她轻闻,果然没一会林菀就醒来了。

“晓晓,赵辉呢?”

林菀的激动,让我觉得无可奈何了,看向胜瑛的眼光也充满了不认同,她怎么能这样?看来秦楚说的没错,她从一开始接近我就是有目的的。

“林菀,你冷静一点,赵辉已经死了,你忘了吗?”

林菀的视线越过了我直接放在了前面的仓库里,她不管不顾,挣扎掉我们的束缚,就直接朝着仓库的方向奔过去了。

我和胡夏都没办法,只能跟着她身后一起过去了,胜瑛的嘴角这才浮现出一丝笑容,她要的就是这样的结果。

“林菀,你慢点,你这样贸然进去会有危险的。”

只是我的叫声仿佛林菀没听到一样,她就算能接受赵辉已经死了,离开了她的身边,但是她接受不了赵辉的尸体还要被人算计。

当我们都进入了仓库的时候,仓库的大门碰的一下再次关上了,这一声让我们几个人的心里都在震惊,面对着满地的白骨,林菀还是觉得瘆的慌。

“晓晓,赵辉在哪里?他不是刚被抬进来吗?”

云晓扶着她,让她不能距离自己太远,看到了胜瑛脸上得意的表情,就知道她是故意的。

“既然来了,大家就要做好准备,今天这里应该是不容易出去了。”

环顾着四周,确实有很多新鲜的尸体,但是这些尸体放在这里之后,浑身的恶臭味没有消散,尸体上也已经开始腐烂了。

胜瑛沿着角落一直往前走去,我们几个也跟上去,只是当我们走到了仓库另外一个门口的时候,就听到后面阴森森的白骨上传来了声音,我们几个屏住了呼吸。

只是白骨里面出现了好几个白骨架,他们晃晃悠悠朝着新来的尸体上走过去,然后趴在了他们身上啃食起来,大声餍足的声音让我觉得毛骨悚然的。

更恐怖的是,他们啃食完了之后,就用自己的骨头把新来的尸体上的骨头都给捏碎了,他们这是断绝了他们成为跟自己一样靠着尸体生存下来的骨架子了。

林菀也被这个样子给吓坏了,她从来都没想过事情会变成这样,如果赵辉的尸体进来,也变得这样尸骨无存?想到这里,她顿时疯掉了,但是强烈的反胃,让她觉得很不舒服,旁边的门上吐了起来。

她这一吐,先让让刚才的几个白骨架感觉到了异样的味道,也朝着这个味道走了过来,而刚刚那几个被啃掉的尸体,也慢慢开始黑化,不一会,空气中就弥漫着各种鬼气,他们都是冤魂,所以也会化成厉鬼的。

胡夏看到这这个场面,心惊起来,他们现在就要开始进入了打怪兽的阵营了吗?想想都觉得可怕啊。

“林菀,你躲在我们后面,这些人你应付不来的。”

林菀显然也被吓着了,她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赵辉没找到,自己也被陷进去了。

我看着他们,现在我的捉鬼术已经到了很好的阶段,但是这里的鬼魂怨气太重了,能不能对付的了他们也是个问题。

“你们让开,我来。”

我用符咒做了几个阵法,放在我们面前,让他们恶鬼暂时接触不了,但是因为用了鬼灵的力量,让我身体整个人都变得很虚弱。

“胡夏,你快点找出路,我的阵法困不住多久的。”

胡夏急忙“奥”了一声,然后和胜瑛一起去找出路了,如果没记错的话,这个仓库里应该还有房间,其中有一间就锁着朱泽源的证据,既然她们已经来了,就不能无功而返。

我的力量在流失,让肚子里的鬼娃的动静也变得小了很多,我知道今天情况很危险,所以只能用意念通知秦楚了,希望他能尽快赶过来。

其实我不知道,已经在无形中完成信任秦楚了,也把他当成是自己的依靠。

胜瑛毕竟对这个仓库有些研究,她很快就找到了出路,我们几个直接撤了进去,把门关上的时候,我们几个才松了一口气。

林菀走到我旁边来扶着我,道歉起来。

“晓晓,都是我不好,连累你们了。”

我拍着林菀的胳膊,都是好姐妹,说什么连累不连累的,更何况是我没有考虑到她的心情,试问,谁看着心爱的人尸骨无存,还能保持好的心情的?

“没事,我们再找找,肯定能找到赵辉。”

就在我们还没缓过劲来的时候,感觉到这个房间的不对劲,相比于外面的白骨森森,这个房间显然是干净的过分了,就连墙上也都是煞白煞白的,看着瘆人。

“胜瑛,这里是什么地方?”

胜瑛也不知道,她一步一步的站在了房间的中央,伸开双臂闭上眼睛在那感受,但是没一会,她的身子就开始变得淡化起来,慢慢的整个人也消失在了整个房间里了。

而在她消失的地方,地面上慢慢冒出了鲜红色的血迹,然后一堆黑影从天花板上冲上去,俯身在地上喝干了那些血迹,又再次消失了,一切都跟没发生过一样,地面上依然很干净。

我们几个的瞳孔都放大,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了?于是大声喊道:“胜瑛,胜瑛,你在哪里?”

但是不管我们怎么喊,都没有听到胜瑛的胜瑛,这个时候,我的心里打起了鼓了,难道是胜瑛跟朱泽源勾结了吗?

也不会啊,朱泽源害死了她弟弟,她对他是充满了恨意的,怎么可能会跟她勾结在一起呢?

胡夏也觉得有问题,胜瑛不可能会无缘无故的消息,除非她知道了什么。

“林菀,你跟晓晓呆在一起,我去刚才她站的地方看一下。”

林菀点头,胡夏站在了刚才胜瑛的位置上,没一会,整个人也都消失了,同样的画面再次上演着,我和林菀坐不住了,两个人用同样的办法都消失了。

一直在不停的坠落的感觉让我急忙捂着肚子,虽然之前嚷嚷着不要鬼娃之类的,但是身为一个母亲,我凭借着直接,也是要保护肚子里的孩子的。

当我们坠落的空间停止了之后,居然来到了一个秘密的实验室里头,看着上面摆放的各种实验器材,里面泡着的都是人体的器官,甚至摆放的东西都是头骨之类的。

四周有很多人穿着白大褂在做着各种实验,有肢解尸体的,有给尸体做保养的,但是我注意到了,他们都是没有脚的,证明这里工作的人也都是鬼了。

我和林菀看到了前面的胜瑛和胡夏,急忙跟了过去,却没发现他们根本就动不了了,在所有试验室前面坐着的人正是朱泽源,怪不得他们动不了了。

朱泽源今年已经五十岁了,但是看起来还是很年轻,他应该跟韩韩一样,吸食了人体的精魄才对。

“你把胡夏和胜瑛怎么了?”

看到云晓和林菀来了之后,朱泽源阴险的笑着,果然是年轻的小姑娘啊,还说是云家最有天资的捉鬼师,这个智商也让人担忧啊。

“你说呢,不得不说年轻小姑娘的皮肤就是好了,吸食了他们的精魄之后,让我整个人都觉得年轻的多了。”

我的心里很震惊,下意识的拉着林菀后退了两步,她万万不能让林菀再出什么事情了。

“朱泽源,你真是够卑鄙的,你这样就不怕死后下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吗?”

朱泽源哈哈哈的笑着,他早就知道了,在这个世界上,人比鬼可怕多了,更何况如果整个世界都是他的,他还怕什么?

“欢迎你们来到我的地狱王国,怎么样?还满意你们看到的吗?”

我的眉头皱了皱,很显然,朱泽源是对自己感觉太良好了,他不但让扰的人界不得安宁,还想要称霸鬼界呢,想到这里,突然一个念头从我的脑海中蹦了出来。

“朱泽源,你花了那么大的心思就是为了引我过来吗?”

朱泽源点头,这个小丫头还不算太笨,果然不愧是鬼君看上的人物呢?视线挪到了她的肚子上,鬼娃的存在是一个让所有人都觊觎的好东西。

“不错,还不算太笨,等我把你肚子里的鬼娃拿出来,然后挪出他身上的鬼灵,这样我就可以成为鬼界新的鬼君了。”

我下意识的退后了两步,整个朱泽源是疯了吗?

“你做梦!秦楚说过了,鬼娃要三年才能成型,现在你要它,根本就没用。”

朱泽源不知道鬼娃真正的生长过程,但是他知道只要能得到鬼君的鬼灵,那么鬼君的力量就会被大大的削弱,到时候他完全可以对付的了他了。

“废话真多,你们上去把云晓的肚子给我刨开。”

实验室里所有的人都朝着云晓和林菀铺了过来,或许准确来说,是所有的鬼魂都朝着他们两个过来了,云晓为了怕连累林菀,直接把她给推开了。

她现在不方便,但是捉鬼术还是可以用上的,不过在这个密闭的空间里,她发现自己的捉鬼术根本就派不上用场,这些鬼根本就困不住。

“怎么会这样?”

朱泽源在那里看到她苦苦挣扎的时候,嘚瑟的坐在座位上,笑着说道:“他么可不是单纯的鬼,用的你咒术可以控制的了的,他们可是我辛苦用人和鬼拼接而成的杂交物种,你的咒术奈何不了他们的。”

我听着心惊,这个朱泽源到底做了多少丧心病狂的事情啊?他怎么能这样做?

“你们走开,否则我不会放过你们的。”

靠着蛮力,我根本就对付不了他们,鬼娃要冒出头的时候,被我给强摁进去了,就算是拼尽她最后一丝力气,她也会保护自己的孩子。

林菀那面也好不了多少,那些鬼完全把她给控制了,但是这个时候从空气中飘来了一团黑影,牢牢的把林菀裹住,不让其他人靠近。

我闻着鬼气,知道那团鬼气是赵辉形成的,他想必是良心发现了吧,知道来保护林菀了,这样就好了,省的她再费心思关心她了。

我就这么被几只鬼魂硬压在了收手术上了,用力挣扎,但是怎么都挣扎不开。

“朱泽源,你无耻,我告诉你,你要是敢动我的孩子,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

朱泽源亲自拿着手术刀走了过来,只要把她给开膛破肚了,鬼娃就会是他的了,笑眯眯的拿着手术刀拍了拍她的脸。

“云晓啊,云晓,你以为我会给做鬼的机会吗?你太天真了,等我拿出了鬼娃之后,我就把你的骨头切成一块一块的,要药水泡着,然后再把你的精魄给吸干净,让你死了之后魂飞魄散,永远都成不了行,或许你还在期待着秦楚来救你吧,不过我忘记告诉你了,我这个人间地狱,是一般的鬼魂进不来的,哈哈哈,你就等死吧。”

我虽然表面上大无畏的样子,但是我知道,自己心里很害怕,不是害怕自己会魂飞魄散,只是害怕自己守不住诺言,不能和秦楚一起白头偕老了。

一滴晶莹的泪水从我的眼角滑落了,在朱泽源竖起了手术刀准备对我的肚子动手的时候,我大声喊道:“秦楚,救我……”

就在我闭上眼睛等待着手术刀落下的那一刻,发现一股气息将自己团团包围起来,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在秦楚的怀抱里了。

这个时候,我紧紧搂着他的脖子,心里还有点后怕的意思。

“秦楚,你终于来了。”

秦楚一边拍着我的后背安慰我,一边看向了旁边的朱泽源,他的眼神里充满了嗜血的杀气和阴冷,这个朱泽源,真是触碰到了他的底线了。

“朱泽源,既然你自己找死,那么我就不客气了,就凭你还妄想称霸鬼界?做梦!”

秦楚的话音刚落,他伸手一招,从实验室的顶空下来万千只黑影,我知道那是秦楚找来的厉鬼,他要用同样的办法来对付朱泽源。

朱泽源显然太小看了秦楚这个生存了千年的厉鬼了,他还以为他几十年的道行已经够深了,没想到还有更厉害的。

秦楚的怒气也被惹了起来,他让那些厉鬼来对付实验室里的这些小鬼,然后自己放下了怀中的云晓。

“鬼娃,要好好保护你妈妈你知道吗?”

鬼娃这个时候才敢探出一个脑袋来,做了个调皮的鬼脸,要不是他在外面就通知了爸爸,他怎么可能那么快就赶过来呢?

“我知道了,爸爸不要把坏人杀了,要留着给我玩啊。”

小鬼娃咯咯的笑了起来,他从刚才就很像发怒,但是他也在听爸爸的话了,认真的呆在妈妈的肚子里,保护着妈妈。

我顿时觉得满头的黑线,这个小鬼现在蹦跶的那么欢啊,刚才在干嘛呢?

秦楚根本就没把小鬼娃的话放在心上,他亲自动手,朱泽源根本就逃不开,之间他一手伸过去,就戳穿了朱泽源的胸口,然后把他给挫骨扬灰了。

最后看着满地的尸体的时候,嫌弃的用咒语将尸体化为灰烬,连他刚成型的鬼魂也给掐断了脖子,他就是要让他永世不得超生,彻底消灭在三界之内。

朱泽源死后,他的罪证也上交了法庭,法院判了抄家,没收了他的一切财产,曾经人们都以为是鬼可怕,但是到最后才发现,人要是可怕,会比恶鬼厉害一千倍。

我从朱泽源的实验室出来就觉得肚子不对劲,鬼娃的生长速度比之前快了三倍以后,只是几个月过去了,我的肚子就尤其的大。

“秦楚,鬼娃会不会有什么问题啊?”

秦楚从那里出来就注意到了,那个仓库的地下实验室里,有某些放射性的物质,会催化鬼娃的生长速度,不过这样也好,鬼娃早点出生,他就能早点变成人了。

“你放心,我们的孩子,我是不会让他出事的。”

过了几个月,我九死一生生下了鬼娃,秦楚也用他自己的办法,重生起来,或许是因为放射性物质的关系,孩子也活了过来,很正常的孩子一样。

我很感恩老天爷,从以后,我们一家三口过上了普通人的生活。

(全文完)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