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凶悍王爷猥琐妃 > 番外一
听书 - 凶悍王爷猥琐妃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番外一

凶悍王爷猥琐妃 | 作者:狐玉颜| 2021-02-23 23:59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www.qb50.com,最快更新凶悍王爷猥琐妃最新章节!

冬去春来,大地回暖,万物复苏,又是一年好春色。

一转眼的时间,纳兰瑾和玄星兰等人从仙地回到外大陆,已经整整过去了两年的时间。

如今,仙地的封印阵和外大陆的禁制已经全部解除,外大陆有助于武者修炼的灵气也浓郁很多,这让整个幻海大陆上武者的整体实力在不断提升。

而通婚措施实施后,整个大陆宝宝出生后的畸形数量,也在陡然减少,一年到头也看不见几个。

傲云国如今也是太平盛世,富强程度让其他几国一点造反的心思都没有,自从两年前,纳兰瑾等人回来不到一个月便跑路,两口子带着纳兰初游山玩水,美名其曰不打扰爹娘重逢后的甜蜜之后,纳兰烨便被纳兰拓赶鸭子上架,登基为傲云国新君,每日埋头政务,叫苦不堪。

这一日,恰逢立春,一辆外表朴素的马车十分低调的进入了傲云国皇城,一路直奔皇宫的方向,而早已收到消息的众好友也是一早便去了皇宫,等着故友重逢。

只是……其中一人脸色十分怪异,周围的人隐隐还能听到磨牙的声音……

皇宫内。

纳兰拓亲手帮上官如烟带上一只华美精致的金凤衔东珠金步摇,眼中的宠溺和幸福之色溢满眼眶的开口:“朕的皇后,带什么都美。”

上官如烟瞥了眼纳兰拓,心中的幸福也是难以言表,自从回到这个男人的身边,一切就好似在梦里那般不真实,让她觉得每天的生活除了“幸福”二字,已经不真实的无法用其他言语来表述,可却又是那样真实的能用双手去触碰到。

上官如烟美眸含雾,回以羞涩一笑,任凭纳兰拓牵着她的手,去了殿外。

今日,是宝贝儿子纳兰瑾领着媳妇玄星兰和乖乖外孙以及外孙女回来的日子,这也将是她们第一次见到亲亲外孙女。

玄星兰当初离开仙地的时候便已经怀孕,如纳兰初所愿,终于有个小妹妹了。

百里无双、白玉风、墨御、紫幽泽四对儿小夫妻以及玄武,当初则是选择了留在仙地,而蓝玉璃因为心中始终对蓝家主存在芥蒂,走的更是十分潇洒,紫幽殇则是因为自身不能推却的责任,便继续留在了仙地。

众人在家宴的宴厅齐聚一堂,冰傲天、玄墨、蓝玉璃以及玄星辰、冰无绝、独孤无败三家说着家常话,等了不到一个时辰,宫人便来传报,说瑾王爷和王妃已经进宫门了,众人欢愉,只有一人脸上的神色隐晦莫名——蓝玉璃!

时隔两年,不曾忘记的人再次出现,心里始终容不下她人,可是却也清醒的明白,他们之间没有一丝可能。

正在蓝玉璃有些恍惚的时候,一道如噩梦般,甜美中带着妩媚,妖冶中带着童真,让人闻之浑身酥麻难抑的声音,倏地在耳畔响起:“玉璃哥哥,你是在回味人家昨晚亲手给你做的芙蓉春笋野参汤吗?”

少女一身火红色的紧身大红长裙,外罩同色薄纱,将女子好的过分的玲珑曲线勾勒出极致完美的弧度,魅眸对着蓝玉璃眨眨让人望一眼,便仿佛堕入红尘暖张三千尺的眼,配上一张明艳而魅惑,却又不染世俗的绝色佳颜,那样子让殿内暗处的一众暗卫,动作统一的齐齐捂着将要喷出的鼻血。

可是,谁也不敢让鼻血掉下来一滴!

开玩笑,这丫头可是他们的老大,看似很无害,实则折腾他们的手段堪比禽兽!哦,不!是禽兽不如!

于是乎,众暗卫心中第无数次,默默的在内心深处为蓝玉璃祈祷——被他们老大看上,玉璃尊主,你还是从了吧!免得以后把她逼急了,落得个贞操不保不说,还是在下面那个!

蓝玉璃不知道自己早已经成为众人同情了两年的目标,以及随时会贞操不保的人,听到那对于他来说,如梦靥般的“美妙”声音,自己都没注意的下意识就猛地打了一个激灵,背后汗毛倒竖。

对面的椅子上,独孤念月笑眼弯弯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又瞥了眼站在自己身边,一身黑衣,面无表情的俊美“大木头”,眼底闪过一丝暗芒,很快便敛在眼底,触角勾出一抹盈盈浅笑。

这红衣少女和黑衣美男不是别人,正是当初在禁地黑城陪伴纳兰初的姐弟二人——夜美和夜城。

无笑和无二念在自己主子清醒时候,嘴上不说,心里却百般疼爱纳兰初,便让二人跟随纳兰初一起去了外大陆,而玄星兰向来是物尽其用,所以让兄妹二人留在宫中负责训练暗卫,并且承诺,两年后他们便会回来,而纳兰初走的时候不知道独孤念月和他说了什么,便让夜城留在了逍遥宫,负责教独孤念月武功兼保镖。

皇宫暗卫自从夜美来了之后,两年的时间势力的提升是有目共睹的,但那心酸到让闻着流泪的血泪史,也足以让一开始觑觎夜美的男人跑了个精光。

蓝玉璃感受着耳边少女香甜的气息,身体顿时紧绷了起来,轻咳一声,声音明显有些不自在的僵硬道:“本尊没有。”昨晚那汤被这丫头逼的实在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喝了一小碗,味道比之前的虽然好了不少,勉强能咽下去,但是这晚上跑茅厕的次数,也比以前多了两次,直到现在,眼睛底下还有淡淡的青影。

女子闻言,不知道是被蓝玉璃打击习惯了,还是根本就不拿这当回事儿,红润艳丽的唇瓣勾起一丝含着万般风情的浅笑,柔柔的开口道:“哎,这可怎么办才好呢,看来今天忙完了之后,人家又要去和御膳房的大厨学做新花样了……”

蓝玉璃闻言,顿时想狠狠给自己一巴掌,奢华而精致的紫色锦袍往往总能衬托他华贵冷傲,而今日,却越发显得面色酱紫……

就在他刚想第无数次婉拒夜美的“好意”之时,纳兰烨已经处理完了政务过来,紧接着,外面忽然传来小太监公鸭又带着兴奋的大嗓门:“瑾王爷协王妃、小世子、小郡主到!”

话音刚落下,四口之家便出现在了众人眼前,纳兰瑾和玄星兰两年的时间倒是没怎么变,那如胶似漆的模样依旧羡煞旁人,纳兰初比以前倒是长高了不少,那模样越发的和纳兰瑾相似,不大的小手中还牵着一个走路磕磕绊绊的小女娃,一身粉色小裙子,带着婴儿肥的脸上是和玄星兰十分相似的五官,尤其是那双眼睛,大若杏目,瞳孔黑如锆石,点滴星辰点缀其中,已经初见美人胚子的潜质。

“呵呵呵,这是我的亲亲孙女吧?刚这么小就出落得如此美丽动人,看来以后这防狼的功夫得上心一些了。”玄墨是怎么看孙女怎么好,嘴笑得已经合不拢了。

“快过来给曾外公抱抱。”冰傲天虽然岁数最大,但动作确实最快的一个。

上官如烟和纳兰拓也是笑眼弯弯,三个老人将许久不见的孙子和孙女团团围在了中间,两年不见的好友们则是直接拉着纳兰瑾和玄星兰便围坐在桌边,让他们讲述这两年在外面的趣事儿。

一顿饭吃的火热朝天,直到下午才散去。

皇宫门口,一辆紫色的马车缓缓而出,车身打造一看便是价值不菲,就如同他的主人给人的感觉——华贵、靡丽、精致,却孤独。

蓝玉璃在车厢内闭目养神,精致到让人无法亵渎的俊美五官在窗外透进的阳光下,呈现出近似透明的白皙,而脑海中,却浮现着刚才瞳孔中,那道让他再也触碰不到的身影。

她,从来都未曾属于过她,而他,却执念深入到灵魂,两年来,夜深人静之时总会想知道纳兰瑾有没有照顾好她……可这一切的一切,与他无关。

正沉浸在自己情绪之中的蓝玉璃,忽然闻到一阵淡淡的梅花香飘入车内,但是,对这个味道长久的排斥,让他的身体比意识先做出了反应,猛地睁开眼坐起身子。

果然,入眼的是那一身每天晚上都会看到的艳丽长裙,只是今日是不是出现的早了一些?

只是连蓝玉璃自己都没有注意到,他的想法已经从最初的排斥逐渐转变为了适应,虽然心底依旧顽固的认为他不可能接受夜美,实际上,却是他自己一直在纵容着夜美,否则夜美又如何能够自由进出玉璃宫,甚至随意使用宫内的厨房?若是他不愿意,恐怕夜美根本做不到这些。

而夜美刚一轻巧的进入车厢内,便看到了令她血脉喷张的一幕,美男就是美男,随意一个闭目养神的姿势,都能让她有流鼻血的冲动!

紧接着,脑海中响起方才自己请教玄星兰如何追男人的问题,玄星兰和她私下里交流了一番后,她总结出了一道虽然让她十分羞涩,却也觉得十分有道理的办法:面对求而不得的男人只有一个方法——勇敢的上!

显然,夜美已经完全曲解了玄星兰所谓的“上”字的含义,是说追,要勇敢的追……

玄星兰是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今日没解释明白的话,注定造成了蓝玉璃悲惨的一夜,并且让宫内众暗卫知道后,纷纷露出——“早知道会是如此”的表情!

蓝玉璃对夜美的出现,似乎并没有太大的惊讶,重新闭上眼睛,声音略带沙哑,反正更加磁性的开口道:“本尊现在不饿。”

这话的意思很明显——老子不想那么早喝你做的汤。

夜美嘴角勾出一抹魅惑中带着三分邪气的笑,只可惜蓝玉璃没有看到,否则心里一定会多少警觉一些。

“没关系,今天天气不错,晚上不喝汤了,我从兰贵坊定了几个菜,晚上会送过去。”说完,夜美笑得更加诡异。

蓝玉璃依旧没有看到,但是心里一愣,想着这丫头莫非是转性了?终于知道自己做的东西实在不是人吃的了?于是,心中难得的送了一口气,甚至带着一丝雀跃,连带着心情也难得放晴了一些,依旧闭目养神的开口道:“好。”

夜美闻言,眼底的兴奋之色一闪而过,忍住不要扑倒美男身上的冲动,深深看了蓝玉璃一眼,一个闪身,红色的艳丽身影已经消失在马车内。

皇宫内。

纳兰瑾和玄星兰为了安抚几个老人,毫不犹豫的将纳兰初留在宫中过夜,而小女儿纳兰裳则因为太小离不开玄星兰,所以没有在宫中住下。

二人回到瑾王府后,下人们已经安置好行李,二人便带着纳兰初和纳兰裳来到了府中两年前修建的一座特殊院落,名为天景阁,里面的精致奢华自然不用说,在纳兰瑾和玄星兰离开之前的吩咐下,下人们打理的十分用心,但却有一处禁地,除了无笑和无二谁也不准进入。

玄星兰抱着小纳兰裳和纳兰瑾一起来了天景阁的禁地,无二已经在一处假山旁等候。

看到无二见到他们脸上并没有特殊的表情,玄星兰心下一沉,和纳兰瑾对视了一眼,心中明白,云天煞是还没有醒来。

三人通过暗门进入假山后,便踩着台阶一步步往地下走去,越往深处走,温度越低,约莫到地下二十米左右的地方才停下,随后便进入一间石室,里面被数颗拳头大小的夜明珠照的十分明亮,能够清晰的看到屋内的正中间有一张千年寒冰玉制成的水晶棺,里面静静的躺着一个风华不减当年的男子。

正是两年前在破除禁地封印阵的时候昏迷的云天煞!

无笑依旧一身骚包的粉色长袍,脸上挂着招牌的骚包笑容,二人一进门便眼尖的看到玄星兰怀中的小纳兰裳,一把抱过来,还细心的将她外面穿的小披风裹紧了一些。

纳兰瑾望着冰棺,脸上情绪隐晦莫名,毕竟是情敌,再加上当初并没有在云天煞身上找到那颗属于御景兰的记忆水晶,心中总有一颗石头放不下。

“裳儿,看,这是云天煞叔叔。”玄星兰耐心的给小家伙介绍。

纳兰裳一双水水动人的凤眸直勾勾盯着冰棺内的美男子,而嘴角隐隐流出的晶莹液体,小手一个劲儿的扑腾着要离着冰棺近一些。

这让一旁的纳兰瑾彻底黑了脸……女儿竟然对着情敌犯花痴?!

无二和无笑也是嘴角一抽,谁也没想到这小家伙审美如此特别,若是自家主子近两年能醒过来的话,恐怕岁数也能当小裳儿的爹了吧?还好,这孩子不大,以后慢慢教育,多介绍一些小美男给他,应该不会嫩草吃老牛的!

纳兰瑾也知道自己不该和一个“半死人”计较,因此心下的想法倒是个无二两人相同。

玄星兰从无笑手中接过孩子,示意他将冰棺打开,随后将小裳儿抱得更近一些,对着孩子开口道:“小裳儿,美男叔叔现在睡着了,等他以后醒了再和你玩儿好不好啊?”

纳兰裳闻言,也不知道是不是听懂了,脸上十分兴奋且雀跃,嘴角的口水也越来越多,一双小肉手竟然主动去碰触云天煞闭着眼也魅惑人心的脸,在触碰到的一刹那,小家伙儿更加欢喜,咯咯咯的笑个不停。

于是……某爹的脸更黑了……

玄星兰瞅着自家夫君那张堪比臭豆腐却依旧俊美非常的脸,心中一阵好笑,却也知道,再不带着孩子走,恐怕某人真要发飙了。

将纳兰裳递给纳兰瑾,她又帮云天煞把了把脉,见没有异常才让无二将冰棺重新盖上,嘱咐几句之后,便离开了。

玉璃宫。

蓝玉璃回来之后,先在房中看了会儿书,等着一会儿夜美来了再去吃饭,可是等到了明月高悬也不见那抹红色身影,脸上闪过连自己都没发现的担心,便吩咐下人准备去沐浴,他虽然谈不上重度洁癖,但每天早晚沐浴一次是从来没有变过的。

想着夜美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所以还没来,匆匆洗好后,蓝玉璃便穿着一件淡紫色的中衣回到寝室,一进来便看到那抹每天报道的红色身影,正坐在外室的桌子前面,上面摆了五菜一汤,荤素搭配,而且都是他平日爱吃的,一颗连刚才沐浴时候都微微烦躁的心总算是踏实了下来,只是他自己并没发现这般反常。

蓝玉璃两年来,虽然被这少女追的十分头疼,恨不得见面躲着走,但对方的用心他确实也慢慢的看在了眼中,只是自己对她……

夜美此刻心里其实是十分心虚的,但是为了达成自己的夙愿,还是在心中自我鼓励一番,脸上便挂上了风情万种的浅笑,那种浅笑不会让她的笑容显得献媚而庸俗,反而是绝艳中透着一股傲然,要不是自己有意的让自己手下暗卫散播自己的“凶悍名声”,恐怕皇城内有名的公子哥早把她家门槛踏烂了。

蓝玉璃闻着室内因为她的到来而生出的浅浅梅花馨香,不知道是不是刚沐浴完,只觉得浑身放松了不少,穿好外衣后,走到桌边坐下。

“今天点的都是你爱吃的,可要多吃一些哦。”夜美先给蓝玉璃加了一块儿话梅薄荷排骨放到他的碗中,看着他依旧有些不自在,却还是不吭声的吃了下去,眼底闪过一抹异样的色彩,自己才开吃。

蓝玉璃一边吃,心中也思量着,这丫头平日里吃饭的时候总会对他各种暗示加明示,怎么今日如此安静?心中忽然一亮,莫非这丫头真是决定放弃了?这是散伙饭?以后应该不会再缠着自己了吧?

这么一想,原本应该放鞭炮庆祝一番的蓝玉璃,忽然觉得心下莫名的一动,但是那感觉产生的太快,还没等他细细品味,便消失不见,理智告诉他,真是这样的话,自己总算不用每天半夜跑茅厕了。

一顿饭就在这种诡异的安静中吃完了,而蓝玉璃也没有注意到,他最爱吃的一道菜,夜美却是一筷子都没动。

“天色不早了,你该回去了。”蓝玉璃品了口茶,淡淡的开口,月色透进窗子,打在他的侧颜上,让原本就俊美不凡的脸上蒙上了一层淡淡清辉,对着窗子的他自然不知道,某女看到这一幕之后,眼底的狼光大盛。

夜美心里暗暗算了一下时辰,药效也差不多快发挥了,于是缓缓起身,迈着优雅的步子向着蓝玉璃走去,一边走一边:“玉璃哥哥,夜美发现你今天格外的……好看。”

蓝玉璃虽然每天被夜美缠着,但是却从不曾在她口中听到这样的话,就连喜欢也未曾说过,因为某女向来都是彪悍的直接用行动表示。

至今他还记得,刚回傲云国那两个月,不少女子对他倾慕,其中一个还大胆的递了拜帖,要来玉璃宫做客,结果这件事情被夜美知道了,某女果然不负“悍”名,直接将那女子从正门给扔了出去,并且扬言道——谁想当玉璃宫的女主人,就要先打得过她!

试问,哪家闺秀就算是习武,也打不过堂堂皇宫暗卫统领吧?自此以后,蓝玉璃彻底成了无女问津的“剩男”一枚,不过这倒也让他乐得悠闲,不会隔三差五的发现玉璃宫门口有一些绣着名字的手帕或者朱钗之类的……

蓝玉璃脸色难得的有些泛红,刚想说什么,却发现夜美从身后保住了他,浑身一僵,下意识想要推开,却不知为何,忽然感觉到意识有些恍惚,也使不上力道,第一反应就是自己被人下了什么药。

夜美见蓝玉璃没有推开自己,便知道药效已经开始发作了,于是心下送了一口气,松开圈着他的手臂,来到蓝玉璃正面,在他刚想说话的时候便点了他的哑穴,笑得十分不怀好意道:“玉璃哥哥,今晚你可不能怪夜美辣手摧花了,谁让你太不解风情了呢?”说完,便随手关上了窗子,又去反锁房门。

蓝玉璃刚才其实想开口唤暗卫,以为是有人进入玉璃宫欲行不轨,但是现在他要还是这么想,那他真是白活将近三十年了,不知道是气的还是药效太霸道,蓝玉璃一个站不稳,直接跌坐在了窗边的椅子上,浑身慢慢开始燥热起来,心中暗暗惊悚,这丫头不会是想……是想……

夜美看着他带着一丝惊恐的眼神儿,顿时觉得自己像极了那准备强行和纯洁少女合欢的色狼,恩,实际上她也确实是准备这么干。

于是走到蓝玉璃身边,将他扶起来,多年练武,让她很轻松就将蓝玉璃扶到了榻上,一边细心的解开他的外衣,一边开口:“玉璃哥哥,你不要用那种眼神看着夜美,你猜对了,夜美要做的正是你心中所想。”说完,难得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羞涩。

蓝玉璃脸上顿时青紫交替,万万想不到,自己二十多年的贞操,今日就要毁在这小丫头手中,夜美今年也就十六七的岁数,足足小了蓝玉璃将近十岁,这让蓝玉璃心中一直觉得自己接受了她,有点老牛吃嫩草的感觉,但是现在看来,这嫩草似乎准备强行吃他这老牛啊?!

不一会儿的功夫,蓝玉璃就被夜美剥的只剩下了亵裤,看着某女狼光四射的眼睛在自己身上扫射,蓝玉璃恨不得一头撞死算了,可惜,却连说话都不行,身体反而更加燥热起来。

夜美将自己的外衣脱下,当中衣也脱下的时候,蓝玉璃把脑袋直接转向里面,不再指望对方从眼神中明白,自己很不情愿被吃掉。

某女也不介意,脱得只剩下肚兜后,从怀中掏出一本小册子,认真的翻阅,许久之后,蓝玉璃实在不明白她在干啥,便悄悄看了一眼,这一看,差点吐血……

只见夜美正在专心的看着一本不知道是从哪里买来的闺房秘籍……而且在十分认真的研究着……

半晌,某女似乎终于是研究完了,脸上颇有一番大业即将成功的赶脚,将小册子随手一扔,娇软的身子便躺在了蓝玉璃的胸口上。

蓝玉璃只觉得平日从她身上散发出的那股淡淡梅花馨香,此刻格外浓郁,诱惑着他的每一根神经,身体的躁动也越发难耐,干脆躺着不动,生怕自己一动,会忍不住做出令自己后悔的事情。

夜美却没有如他想的那般,扑上来勾引他,而是淡淡的开始讲述,自己当初见到蓝玉璃之后,是如何动心的,一点一滴,详细的让蓝玉璃心中的某处,悄无声息的出现一丝裂痕。

因为夜美只剩下了一件亵衣和肚兜,所以蓝玉璃一直是闭着眼睛的,夜美讲完后,蓝玉璃有一瞬间的失神,却在唇瓣被覆上的一刻瞬间清醒。

但是,让他更加惊异的发现,自己心中对于这个少女的吻竟然没有一丝厌恶,反而有些他自己无法理解的……萌动?

夜美起身,几乎是和蓝玉璃同时睁开眼睛,两人眼底都有些迷离,也有些破碎的光影斑驳。

夜美毕竟是未经人事的少女,走出这一步俨然不易,蓝玉璃是她整整爱了两年的人,可是心底尚存一丝最担心的事情,让她到了这一步,无法继续下去。

蓝玉璃望着夜美的魅眸,此刻里面是盈盈水雾,让人我见犹怜,少了平日的魅色果决,多了分少女天然的羞涩媚态,虽然今天这件事是夜美做的,但是此刻,朦胧烛光下,少女羞涩、无助、情深、甚至有些懊恼的注视下,让蓝玉璃心中一震,似乎是读懂了一些东西。

她在怕,不是怕将自己交给了他,而是怕,自己明天会恨她,再也不要见她……这傻丫头……

蓝玉璃回忆着两年来的点点滴滴,心里微微悸动,他明白,不是因为药效,以他的功力,只要自己不想,克制这药效是没有问题的,可是自己却在不知不觉间,已经有点习惯了这丫头每天的相伴。

这一想法的突然出现,让蓝玉璃鬼使神差的揽住了夜美微微颤抖的身子,虽然无法开口说话,却用实际行动告诉她,别怕。

夜美看着蓝玉璃眼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发生了改变,伸手一点,解了他的穴开口:“若是你实在不想,我便走,你只要在冰水里面泡两个时辰便没事了。”说着就要起身,似乎心里已经有了答案一般。

可是蓝玉璃闻言,却眼底闪过一丝怒气,将她一把拉住开口道:“怎么,做了错事,现在想反悔?恩?”说完,嘴角勾起一抹十分痞子却不减风华,反而让他俊颜更甚的邪恶笑容。

夜美看着眼前男子,那嘴角的笑意险些让她不顾一切的霸王硬上弓,下一刻却听到某人冷飕飕的在她耳边道:“本尊忽然觉得,这解除药效还是不要用冰水的好,美儿,你说是吗?”

夜美一愣,这是蓝玉璃第一次这般称呼自己,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便觉得一阵晕眩,自己已经被反压在了下面,脸色一红,却见蓝玉璃长臂一拉丝绳,帷幔落下,隔绝了一室温情。

------题外话------

亲爱的们,狐狸准时送上了番外~大家的鲜花、钻石、票子偶都看到了,很感动,尤其是pengxiaomei妹子一下子扔了26票,着实吓了狐狸一大跳!

最后,真心感谢你们的支持,没有你们的鼓励,狐狸恐怕到现在都写不完这本书。

下周番外继续!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