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穿书]主角你肿么变了! > 第64章 裴小南圈养指南
听书 - [穿书]主角你肿么变了!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64章 裴小南圈养指南

[穿书]主角你肿么变了! | 作者:柚子猫| 2021-02-23 23:59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www.qb50.com,最快更新[穿书]主角你肿么变了!最新章节!

番外篇——裴小南圈养指南

1.减轻裴小南工作量的第一种方法

之前提过一次,裴南美术专业出身,画不出了就写文娱乐一下,然后接着滚回去画画。作品被拿去画展上展出售卖,时间久了,也有了些欣赏的粉丝,画价逐渐升了上去。后来裴南签了固定的画廊,画廊的老板是个富二代土豪妹纸,人长得可爱,名字也和人一样可爱——叫做方甜。

土豪老板虽然看上去甜美可爱,对于压榨手下的员工毫不手软,并且擅长从各方面入手,甚至连画家本人也不放过。

裴南比较高冷,话少,事儿也少,没事就在家宅着,也不是特别重名利钱财,总之是个非常省心的签约画家。

并且每次画展时,需要他过去的时候都十分配合的过去站台,靠着一张在画家中较为突出的脸加气质吸引了更多买画的加调戏的迷妹客人。

对此方甜一直很满意,并且准备在下半年一个比较重要的画展中拉裴南来继续站台。

但就在这时候裴南突然说去旅游了,回来再次联系上之后——方甜发现裴南似乎不如曾经那么好说话了!

中午太阳晒得正好的时候,手机铃声响了许久之后才被接通,电话另一头的男声依旧谦和清朗,却似乎带着几分朦胧的睡意,像是还在床上没有爬起来一般。

听了方甜的话之后,裴南犹豫了一下:“——这个,方甜,下半年,我可能要出门一趟。”

方甜一拍桌子怒道:“你不是才旅游回来吗?!”

裴南似乎被噎了一下,语气里有些抱歉:“因为家里来了客人,所以……”

这句话就说了一半便没了声音,但是手机并未挂断,仍然显示是通话状态,方甜还等着裴南的回复,便竖起耳朵认认真真的听那边的动静。

先是手机被放在床柜上的声音,然后便隐隐约约传来了另一个男人说话的声音,也带着些睡意,听起来却比裴南精神,说话的时候语气里还有些威胁的笑意:“哦,客人?”

裴南“啊”了一声,接着电话里便是一阵模糊的摩擦声,逐渐又传来了几声裴南像是咬着唇发出来的哼声。

电话里另一个男人像是靥足一般的喘了一声,声音却十分温柔:“师兄,有客人对主人这样的吗?恩?我还是不是客人?”

很快便又听到裴南熟悉的声音像是带上了一丝微微的哑,接着求饶一般的喊:“好了好了!唔,不是,不要,阿棠别闹了,起床了。”

周围环境安静,床柜放得离床头很近,电话收音良好。

裴南说完这句话后,电话里便只剩下唇舌交缠带出的水声。

只要是个正常人到来这一步都能猜出来是发生什么了,更别说方甜这菇凉一向豪放不羁,专注文艺爱情动作片三十年的那种,她在电话中沉默了半晌,眼睛瞪得溜圆。

又过了大概一分钟,电话被重新拿了起来,只是这次说话的人不是裴南。

隔着电话线,那个男人的声音丝毫没有刚刚与裴南说话时的柔情,他“喂”了一声,然后问裴南:“师兄,这个怪东西里的人怎么不说话?”

裴南一看手机屏幕是接通状态,再回想刚才……气得没背过气去,他狠狠瞪了沈清棠一眼:“拿过来!”

沈清棠除了在一个你们懂的地方不听裴南的话,其余的时候都很听话,他眯起眼睛笑了一下,然后将手机端端正正放在裴南耳边,柔声又暧昧道:“师兄不舒服,我帮你拿。”

裴南想转个身自己拿手机,没想到一动,微妙的不可说的地方让他登时变了脸色,可是现在又不是收拾沈清棠的时候。

裴南咬了咬牙,只得顺着沈清棠的手对手机那一头的人说话:“方甜,你,刚才——”

“你不用说了!我都懂!”方甜一副绝世好老板的模样,坐在画廊总裁办一拍桌子,“我这种英明的人怎么会搞歧视!新婚燕尔嘛!没事我给你放一个月假!放完了回来开画展啊!”

裴南:“……”

“哦对了刚刚听你男人叫你师兄,也是学画的?要一起来画廊发展吗!告诉他签约送裴南!”

裴南:“不是,我是说……以后画展,画送到就行,我就不过去了。”

“什么?!”

裴南赶在方甜爆发之前掐了手机,然后撑着床坐起来,颇为不爽的看着沈清棠。

沈清棠乖巧的凑上前,在裴南唇上熟练无比的亲了一下:“师兄我抱你去洗澡!”

澡自然是洗了。

洗完过后,沈清棠去睡了一个礼拜的客房。

***

2.减轻裴小南工作量的第二个方法

虽然沈清棠一直不说,但是裴南总还是会担心沈清棠在这个社会适应不良。

沈清棠曾经第一次看到电视的时候被里面的人吓了一跳,然后又担心从手机里面冒出来的怪物会伤害裴南,也不明白街上到处跑的方头方脑的坐骑是何方神圣。

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沈清棠看着电视会对裴南说:“师兄你看他们飞的好假,背上还吊着一根黑线!”

“师兄手机里你没通关的游戏我已经帮你通关啦~”

“师兄这些车开得好慢,我带你御剑而行吧!”

裴南:“……”何必咸吃萝卜淡操心呢。

刚开始沈清棠不太明白这个世界的货币制度,当然修真界作为修真者货币其实也看得很轻;而裴南在这个问题上更为随意,他从来孤身一人,无牵无挂,钱财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他赚的钱加上画廊每年年底分红,养活自己和沈清棠也算绰绰有余。

但是直到有一天,沈清棠坐在电梯上,听到了一栋楼上的两个邻居的如下讨论:

“是啊是啊,在家里只知道花钱,不会关心人,又不知道赚钱,这种人早晚都要被甩的!”

“对啊,所以她老公在外面又养了个嘛。”

沈清棠顿时站直了,一本正经的看着面前的两个人,非常严肃道:“只知道花钱,不会赚钱,会被甩的?”

沈清棠长得好,五官无一不出挑,每天在这栋楼里进进出出,其实早就与裴南一起被别人不知道议论了多少回。

那两个姑娘似乎没有想到沈清棠会和她们主动说话,一脸震惊后点了点头,然后飞速的笑着安慰沈清棠:“不过帅哥你不用担心啦~你和楼里另一个帅哥都可以靠脸吃饭的嘛。”

沈清棠一听这句话心里更沉了,他是知道裴南工作的,卖一幅画便能休息一阵,还有许多年轻人很喜欢裴南。

昨天裴南给他看了一个叫做微,微什么的东西。裴南的头像是一副他自己画的山水,头像上还有个v形图标,偶尔发一句画,下面便有不少人人评论。

“男神今天依旧高冷又帅气哒~”

“男神今天发了十一个字!”

“tut然而男神现在更新的频率越来越低,男神你是不是有蓝朋友了嘤嘤嘤!”

沈清棠看不太懂,但也耐心的抱着裴南一条一条往下看。裴南主动凑过来与沈清棠接了个吻,然后笑了笑,回复了最后那条,只有一个字:“恩。”

然后便合上了手机。

沈清棠至今也不太懂蓝朋友的意思,但是他将今天的事与昨天的事联合起来一想,危机感深重。

当天晚上裴南睡了以后,沈清棠便去书房,打开电脑看了一宿。

然后第二天一大早给裴南做了早饭,将裴南叫起来,在他耳边蹭了蹭便说自己要出门一下。

裴南昨晚被折腾惨了,正睡得迷迷糊糊,朦胧的应了一声,又倒回了枕头里。

中午起床的时候沈清棠已经回来了,裴南穿上衣服起床去洗漱,绕过客厅的时候差点被脚下的几个皮箱子绊倒在地上。

沈清棠赶紧一把扶住了裴南,将他拉在怀里,然后又给披了一条厚披肩,包好以后柔声道:“刚起来小心着凉,我抱你去洗漱?”

裴南揉了揉眼睛:“算了……不是很难受。”

做得多了,沈清棠技术自然也越来越好,两人越发默契……裴南觉得自己需要一包去污粉。

他正要往前走,又被面前一个皮箱子拦住了路,这下裴南终于清醒了,他看了看脚下,又看了看旁边的沈清棠,皱眉道;“这是什么?”

沈清棠面上露出一丝笑容,将十个皮箱子从金属扣上打开,然后码成一叠一叠的整整齐齐的红色毛爷爷便在阳光的映照下出现在了裴南眼前。

裴南沉默了一下:“……沈清棠,我是不是忘了告诉你。这个世界是有法律的。”

沈清棠无辜:“法律和钱没有关系啊?”

“……抢银行是犯法的!”

“银行是什么?”沈清棠毕竟才来不久,对于这里的很多名词仍旧显得陌生,但是他却也看出了裴南的不高兴与怀疑,赶忙解释道,“这些钱是驱阴的酬劳。”

裴南这才想起来,随着沈清棠一道过来的,还有他身后的万灵生魂。

但是这个想法却也没有让裴南高兴起来,他反而有些担忧:“你如今在这里还使用这些鬼法,会不会有所影响?”

沈清棠摇了摇头:“不会的,师兄,那宅子里的孤魂不过才百年道行,我只派了比他道行更深的生魂过去,未现鬼道之法。后来等我过去他早已自行离开了,以后也不会再回去了。师兄莫要担心。”

裴南无语的看了沈清棠半晌:“所以——你是把那只孤魂吓跑了?”

沈清棠眯起眼笑着在裴南额前亲了一下:“可以这样说。”

“然后你便拿了这些钱?”

“那人本来说要开支票,我一看那张纸就不值钱!便说要能直接花的那种,那人便给了我这些。”

“……”

裴南有些头疼,不准备再搭理沈清棠,准备去洗漱吃饭,没想到刚迈了两步,就被沈清棠拉进了怀里。

沈清棠将头埋在他颈边,声音温柔又甜腻:“师兄,我赚了钱,我们买所新屋子吧?”

修真界自然都是一个个院子,沈清棠住惯了独门独户的小院子,自从来到这里一直不太适应,但却从来没有说过,只是一次看电视时指着别墅问裴南这是不是十分昂贵。

裴南心里软了软:“你喜欢的话,便买罢。”

沈清棠笑得满足,将裴南圈紧:“回来的路上我御剑时已经看过一处十分不错,明日师兄与我一起去看,若是喜欢,便买下来吧。”

这家伙又先斩后奏!

裴南瞪了眼沈清棠,挣扎着就要从他怀里出去。

沈清棠拉过裴南吻了吻:“师兄,我想把这世上最好的一切都给你。”

裴南愣了片刻,挣扎的动作慢慢停了下来,正准备放弃抵抗的时候却又听到沈清棠在他耳边补了一句:

“卖屋子的那个人说,新屋子有特别大的床,而且对腰好……”

“沈清棠你今晚还是去睡书房吧!”

***

3.圈养裴小南的第三种方法

裴南最近赶画稿,灵感不足,经常大白天开着车到处跑出去找灵感。

哦对了,不带沈清棠的那种。

好吧,要尊重裴南的工作,沈清棠自从来了这里,看了许许多多电视节目和鸡汤书籍,告诉他爱另一半就要爱另一半的一切,包括工作。

沈清棠按照书上的说法来了,发现裴南似乎真的有被感动的趋向,连带着的福利就是夜间工作越来越配合。

只是现在!裴南的工作已经严重到影响两人的夜间生活了!

尤其是像今天这样——做到一半,马上就要进去的时候,裴南竟然一推沈清棠,眼底有些亮光闪烁,语气惊喜又惊叹:“我突然想到阴影怎么处理了!”

接着裴南毫不犹豫的晾着沈清棠和沈清棠坚硬的小兄弟,一阵风一样的套上一件外套去画室了。

只剩下沈清棠与沈清棠可怜的小兄弟在风中瑟瑟发抖。

沈清棠第一次觉得这个世界是残忍的。

有一种被抛弃的错觉。

真委屈。

但裴南近日工作状态一直不好,沈清棠也看在眼底,最后到底也没有冲上去把裴南就地办了,而是叹了口气,进去卫生间冲了个凉水澡,然后起身给裴南煮咖啡去了。

自从那日在电梯上听了那两个姑娘的话之后,不但工作技能被点亮了,沈清棠的厨艺技能也一起被点亮了。

总之,能让裴南高兴的技能,沈清棠都在努力点亮中。

毕竟只要裴南高兴了,沈清棠也就高兴了嘛。

恩,不管哪方面和哪里。

只是沈清棠天生绘画技能无法点亮,大概是没有接通电源线,只能看着裴南帮不上忙,最多便是裴南去送画稿的时候跟在一旁防止别人觊觎裴南,其他便什么都办不到了。

沈清棠将咖啡放在裴南画室的小茶几上,转过头去看裴南,裴南正专心的盯着画板,抽空对沈清棠笑了一下。

沈清棠默默的出了画室,打开电视。

电视上正在放,哦,叫做广告,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说:“你是我的优乐美。”

女人便似乎有些开心:“那你要将我捧在手心里哦。”

男人点头,两人便幸福的拥抱。

裴南第二天早上打着哈欠从画室出来的时候,沈清棠已经在沙发上睡着了。身上什么也没盖,像是看电视看累了,头一歪就睡了。

初秋的天气,裴南皱了皱眉,上去轻轻拍了拍沈清棠:“阿棠,去卧室睡吧,会着凉的。”

拍了好几下沈清棠才睁开了眼睛,有些迷糊的看着裴南,伸手便去抱裴南:“师兄,你是我的优乐美。”

裴南:“……”

沈清棠牢牢的抱住裴南,坚定而温柔道:“我会把师兄捧在手心里的……所以,师兄不要当别人的优乐美。”

裴南怔了怔,忙了一宿有些疲倦的大脑缓慢的转动起来,终于解码了沈清棠话里的意思。

他有些想笑,但却笑不出来。

沈清棠孤零零的来到这里,孤零零的面对这个全然陌生的世界,虽然他从来没有和裴南说过自己的担忧与恐惧,但是人对未知从来都抱有一种巨大的不确定感。

而裴南却是沈清棠在这里唯一的支柱和信念。

沈清棠不敢打扰裴南工作,怕毁了他在这里正常的生活,便总是沉默,能做的无非是在相处的时候更加黏他一点。

裴南有些涩然,他看了看面前的沈清棠,明明昨晚沈清棠可以回卧室去睡,却在客厅熬了一整个晚上。

大概便是在等他工作出来之后便能马上见到他。

沈清棠的表情仍有些困意,裴南笑了笑,弯下腰主动吻他:“阿棠,我以后会调整好时间的,恩?”

“……恩。”

沈清棠抱住裴南,在裴南看不到的角度露出一丝得逞的笑容。

***

番外篇——搬家

沈清棠挑的那间半山别墅是精装修现房,为了不引起轰动,裴南还是带着沈清棠熟悉了一把银行的用途。

都在玄云派住了许久,裴南对住所的要求其实和沈清棠很像,而且他在这种事上一向随意,觉得反正差不多就行,最后所有的事便都交给了沈清棠去决定。

房子放了味儿两人便搬了新家,沈清棠如今“工作”的如鱼得水,半年接一单,或者一年都不接单,裴南在得知确实没什么暴露的危险之后,也不再管他了,随着沈清棠去折腾。

时间久了,沈清棠越来越熟悉现代社会的生活节奏,与人相处也不复当时初到的生涩。

只有一点并没有随着时间的变化而变化,那便是沈清棠依旧喜欢粘着裴南,这直接导致了裴南身边的人没有一个是不知道沈清棠的,而且因为沈清棠这小子会来事儿,裴南的朋友通常都与这小子有了很深的革命友谊?

裴南颇有些郁闷,不过也不算什么大事,他与沈清棠在一起已经许久,早都不是秘密,自然也构不成什么烦恼。

方甜最近刚从国外回来,嚷嚷着年末了要给画廊集体员工和签约画家一起搞个趴体,跟一把时髦,顺便凑凑对子,又特地打电话对裴南说你已经很久不参加活动了!这次必须携带家属一同参见!

裴南对某一次方甜打电话留下了深厚的心理阴影,缓了好半天才接电话,沈清棠就在,一边削水果一旁听着。

听到这句话沈清棠便目光灼灼的看着他。

裴南身后摸了摸沈清棠的脑袋,停顿了一下之后便应了下来。

最后两个人穿了一身同□□侣西装,卡着时间准时到了趴体现场。

人已经来了许多,裴南最近画廊去的少,走过来和他说话的人便十分多,裴南不好推拒,便一一作以应答。

但是趴体上几乎人人端着酒杯,一杯一杯碰下来,裴南便觉得有些上头,下意识便想看看沈清棠在哪里,准备让沈清棠来解救他一下。

转了两圈才看到沈清棠,裴南瞅了他两眼,沈清棠却只微微朝他笑,举起酒杯与裴南遥遥碰了一下。

……大庭广众之下,裴南又要面子,恨恨的把眼神收了回来。

裴南酒量一般,放任自由的结果便是喝得晕晕乎乎,看到沈清棠走过来了便赶紧走过去,走到最后快要站不稳,被沈清棠一把拉进了怀里。

“怎么喝这么醉?”沈清棠调笑着擦了擦裴南两颊上的晕红,“像是害羞了一样。”

裴南虽然醉了,却也能感觉到沈清棠笑话了他,颇有些郁闷,但是却很乖的靠在沈清棠胸前,得理不饶人的大着舌头道:“都,都——怪你!”

周围都是一个画廊的员工和其他的签约画家,方甜眼光不错,没选些奇葩进来,也没人看到沈清棠与裴南便说些奇怪额话。

方甜今天总算看到了裴南家的男人,她从小见了不少世面,自然也晓得沈清棠身上的气势不是一般人,难怪能把裴南拐走:“好了好了,裴南醉了,你两要不先回家吧。”

沈清棠就喜欢这种会说话的人,当下对方甜初次见面形成的负分勉强变成了零分,点了点头:“那我先带他回去了。”

方甜点头:“去吧去吧!”

***

裴南喝醉了其实不太看得出来,如果硬要说有什么不一样的,那应该是会比较喜欢靠着沈清棠。

大概是发现自己喝醉了许多事一个人做不了,沈清棠又从来都把他照顾的很好,便养成了一种习惯。

还有一点便是,喝醉了的裴南非常乖。

又乖又听话。

沈清棠半抱着裴南来到车上,轻轻的放在副驾驶,又绑好安全带,试了试安全带不会勒到裴南,便为他紧了紧外套:“做好不要动。”

裴南眼睛里有些明亮,认真的点了点头:“恩。”

沈清棠便在他眼睛上亲了一下。

可惜裴南答应的好听,做得却不那么好,车走到一半酒劲儿便上来了,裴南似乎有些难受的扭了扭,便伸手去解衣扣,喝的红艳艳的唇里吐出几个字:“唔,热……”

夏天的晚上还有几丝风,加上飞快的车速,沈清棠转眼看了一下裴南,赶忙将车窗升了上来。

没了风当然更热了,裴南不依不饶的扭了扭,似乎感觉到沈清棠偷偷做了什么坏事,有些不高兴的转过来,拉着衣服又郑重的重新说了一遍:“热!”

不过一会儿时间,裴南的白衬衫已经被他自己彻底解开了,为了贪凉还往两旁拉了拉,这一拉便露出了两颗樱桃。

很好,沈清棠觉得裴南成功的让自己也热起来了。

车开在路上,沈清棠有些害怕自己兽性大发做出什事,便扭过头认真的开车,不准备搭理裴南。

裴南一向被沈清棠惯着,如今喝醉了沈清棠竟然不理他了,当下便觉得十分委屈,凭着点模模糊糊的意识就要伸手去解安全带,准备解开去找沈清棠算账。

沈清棠吓坏了,刚好碰上红灯,他踩下刹车,按住裴南的手:“马上回家了,回家给你解热,好不好?”

幸好裴南喝醉了还算听话,终于委屈的点了点头,把手缩了回去,似乎特别认真的想了一下回答道:“那我们快点回家……”

沈清棠当然也想快点回家!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