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世家遗珠 > 第114章初识霍珍珠
听书 - 世家遗珠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114章初识霍珍珠

世家遗珠 | 作者:竹子花千子| 2021-02-23 23:59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www.qb50.com,最快更新世家遗珠最新章节!

李薇竹却浑然没有听到两人的话语,她的注意力都在孩子的脸上,“是不是脸划伤了我看看。”李薇竹说道。

拿开了孩子的手,便发现了他捂着的脸有一道血痕,伤口的下方缀着鲜红欲滴的血珠儿,随着手被拿开,血珠儿低落在了地面上,沁入到了泥土之中。幸而伤得不是太重,李薇竹再看看孩子的手,也有细小的伤口,同样是被利草割过留下的痕迹。

“要是伤着了,不能用手捂着,邪毒入侵,会生热溃烂的。”李薇竹说道,从茜草的身上取下了木制竹筒,先用清水洗干净了伤口,然后用药粉洒在了伤口处,谢怀溯不过是身子轻轻颤抖,口中却一丁点声音也没有发出。

李薇竹的手指又落在了他额头上的红肿之处,指腹碰触,“疼不疼”

谢怀溯摇头,声音软糯,“不疼的。”

“别摇头了,等会头疼。”李薇竹说道,“一头撞在石头上,怎会不疼”她摸过了红肿之后,幸而不太严重,等到十二个时辰之后,用热敷就可化解。

谢怀溯自幼生活在青云寺里,所见的都是男子,他年幼,僧人虽有拂照,却不像眼前的人这般温柔,他没有受伤的左手抓住李薇竹的衣袖,嗅着她身上淡淡的药香味道,不同于僧人身上常年的佛香,她身上的药香和自己有点像。

“女施主生病了吗”谢怀溯问道。

“你也没有剃度,喊我姐姐就是。”李薇竹说道,她抱着谢怀溯往旁边的八角凉亭方向走去,怀中抱着轻飘飘的谢怀溯,不累不说,心中还有一种异样的满足感。

“姐姐。”谢怀溯小声地说。

姐姐说出口,两人心中都有些异样的情绪,李薇竹笑道:“乖。”四五岁的孩子,尤其是男孩子,大都调皮的让人头疼,而不会像是眼前的孩子一样乖巧到让人心疼。

李薇竹已经走到了凉亭之中,她抱着谢怀溯坐下。

“姐姐生病了吗”谢怀溯仰头问道。

“没有。”李薇竹摇头,“姐姐是个大夫,所以身上才会有药的味道,你是生病了吗”

“嗯。”谢怀溯点点头,像是小大人一样叹气,“我的病是好不了了,都说是活不过年底。今天是上巳节,前山后山是不是很热闹,我想去看看,所以才会偷偷钻出来。”他似乎生怕李薇竹觉得他不乖巧,就如此说道,“我平日里都是听师傅的话,狗洞是第一次钻,我第一次偷偷溜出来的。”

“我知道。”如果不是第一次钻出来,也不会弄成现在这样狼狈的模样,“我替你把脉。”李薇竹说道,她看得出谢怀溯的身子不好,有沉珂在身,但是具体病得如何,得把脉之后才会知晓,到底是什么样的病,才会让他说出活不到今年年底的话。

“不急的。”每次正德大师给他把脉之后,都要吃苦涩的汤药,然后是针灸,之后他就昏昏沉沉一天的时间就过去了,“今天是上巳节,我想看看,姐姐晚点给我把脉好吗”

“好。”李薇竹对着谢怀溯的眼,怎么也说不出拒绝的话,“你要想出去逛逛,我让白芨替你同正德大师说一声。”

“不用的。”谢怀溯说道,“今天一早师傅就说,会有贵客临门,和我同住的几个,也去凑热闹了,没事的。”

“那我让白芨在这里等着,要是等会来人问你,解释一声,你想去哪里”

“山腰有诗会,山下”犹豫了一下,到底不敢去山下,“我想去山腰看看。”

“好。”李薇竹抱着谢怀溯起身。

谢怀溯挣扎着要下来,说道:“我自己走。”

李薇竹想了想,就拉住了谢怀溯的手,带着他往前走,谢怀溯感受到女子手心的柔软,只是把手李薇竹的手攥得更紧一些。

顺着墙边的小道走,越往前走,就越热闹,鼎沸的人声让谢怀溯的小脸兴奋地四处乱看,并没有到正殿,走到东侧的时候,就顺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着石阶往下,曲折的小路在梅林之中延伸,隆冬时候梅花绽放,在白雪之中兀自芳华,幽幽芬芳。只是是春日,见不着梅花,梅枝上的新绿也煞是好看。

此时已经听到朗声的念诗声音,等到从梅林之中穿出,便见着热热闹闹的一行人了。

谢怀溯的呼吸急促,把李薇竹的手抓得更紧一些,他从未见过如此多的外人,紧张的小脸涨得通红。

李薇竹此时蹲下身子,干脆地把谢怀溯抱入到了怀中。

一个忽然从梅林之中窜出的女子,还抱着一个僧衣小和尚,这一举动很是有趣,有人就笑道:“小和尚,你被姑娘这一抱着,是犯了色戒。”

话刚说完,就有人发出了轰然的笑声,打趣一个四五岁的小和尚,这些人觉得颇为有趣。

“浑说些什么”李薇竹还没有来得及发声,就听到一个穿着红衣服的小姑娘扬声说道:“什么色戒,小和尚才一点点大,没看到好像身子不好吗”

“怎么哪儿都有你的事情。”第一个说话的驳道。

“我还没有说,哪儿都是你挑事,佛门禁地,你就口中狂言,也不怕天上落个雷正劈到你身上。”

“别理他,”李薇竹摸了摸谢怀溯的面颊,“心中有牛粪,看人都是牛粪,心中有如来,都是如来。”

“他心里头就是一坨牛粪。”那个红衣小姑娘走了过来,看到了谢怀溯,“小和尚真好看,就是太瘦了些。”她皮肤细润如温玉柔光若腻,红唇娇艳若滴,灵活转动的眼眸慧黠的转动,一席红衣明媚热烈得惊人,脖颈上带着的是金项圈,手上,鬓发之中也多是用今饰。若是旁人,豆蔻年龄用这般多的金饰品会有些压不住显得有些老成,而眼前的少女却不会这般,明晃晃的金和明媚飞扬的红,成就了最绚烂的她,也是青云山里最靓丽的一抹色彩。

谢怀溯有些害羞,往李薇竹的怀里靠了靠。

“多谢姑娘仗义执言。”李薇竹说道。

“你不嫌我多事就好。”红衣姑娘笑着说道:“我同你说了话,很长一段时间,他们都不会搭理你,他们瞧不上我。”

李薇竹装扮过后,容色虽然是淡淡,却自有风流舒雅之意,气度非凡。红衣姑娘在那群人之中又是格格不入,就索性过来找李薇竹说话了。

“怎会嫌姑娘多事”李薇竹笑了笑,“是刚刚说话的,太不懂得分寸。”

“可不是”她嗤笑一声,“瞧不上我的出身,反而顺着什劳子的贝公子,说话脏的比我家粪坑还不如。”

谢怀溯听到她说话,捂着嘴笑了起来,李薇竹也是弯了眉眼,

“咦。”红衣女子忽然停下了,指着两人说道,“你们生的好像,笑起来的时候几乎一模一样。”

李薇竹的眼睛不由得瞪大了,想到了曾经沈逸风说过的话,住在青云寺之中谢家二房的幼子,她僵直了脊梁。她不想认祖归宗,那现在抱着她血缘上的弟弟,又

谢怀溯很喜欢李薇竹,听着红衣女子的话,“真的吗我和姐姐笑起来很像”

李薇竹松了一口气,不管如何,她确实很喜欢谢怀溯,“难怪我和你如此投缘,原来生的相似。”

谢怀溯小声说道:“这就是佛经里面的缘法了。”

听着谢怀溯的话,李薇竹心里头泛起了酸意,因为谢怀溯的身子不好,几近死亡,送入到青云寺后,勉强活到现在,只是一年到头,连爹娘也只见一次。教导他的人,是青云寺的僧人,小小年纪,一口一个佛法。

“原来你们也是刚认识。”红衣女子说道,“我们在亭阁里小坐,你抱着小师傅,也不嫌累得慌。”

谢怀溯有些不好意思,当即就挣脱了下来。

“我姓霍,家中行四,喊我霍四就好。”等到之后李薇竹才知道,这位霍四小姐,闺名叫做珍珠,所以才自称霍四。

“我姓李,叫李薇竹,表字黛山。”霍珍珠听到李薇竹有表字,越发确定她出身好,“我叫你黛山吧。”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

“好。”

李薇竹知道了霍珍珠的来历,她原先是住在江南的,霍珍珠的父亲是个商人,她的娘亲是渔女,一连生了三个儿子,老年时候得女,十分欢喜,就给她起名为珍珠。爹爹在外出海赚了些钱,听说京都里各院女子可以进学,就在京都置办了产业,安置在京都。

“你现在在书院里头读书”李薇竹问道。

“嗯。”霍珍珠点点头,这书院是极大人极多的,女院这边细细分来就有天地玄黄四班,并不按照年龄划分,而是按照学问划分,考校学问若是都拿到了特乙以上的成绩,就可以上升一位,男院的划分就更细致了,按照五行八卦来分的。

“我现在就在黄字班。”霍珍珠有些不好意思,“等到入了玄班,才有师傅起表字。”叹了一口气,神色郁郁,小声叹息,“我在里头,是岁数最大的了。要不是银子已经交过了,家里头又是为了我才来京都,我当真是不愿在里头念书的。”

书院里没什么说的上话的,这是她三个哥曾带她认识的人,可惜也说不到一块儿,玩不到一块儿。

“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谢怀溯以为霍珍珠为了大龄待在黄班,心中郁郁,就开解她。

小和尚劝说自己,加之谢怀溯眨巴大眼睛,很是可爱,霍珍珠伸手捏了捏谢怀溯的脸,“多谢小师傅开解,我好多了。”

谢怀溯又是羞红了脸。李薇竹不觉莞尔。

“小师傅的法号是什么。”霍珍珠问道。

“我不是青云寺的和尚,没有法号,只有表字,是叫做朗明。取得是,心朗照幽深,性明鉴崇祚,师傅希望我心朗性明。”

“很好的表字。”

谢怀溯弯眼一笑,看到了远方有少女在踢毽子,五色锦鸡的毽子飞起,那少女腿绕毽子一圈再将其踢起,正是往外旋,叫做外金狮。接下来是倒燕门、搭腿门、拉丝、左右对花。

谢怀溯瞧得眼睛都挪不开,李薇竹拉着谢怀溯站起,“我们去看看。”

霍珍珠也对踢毽子感兴趣,就走了过去。

那踢毽子的是一个丫头,最后一招,毽子落在了绣鞋上,说道,“献丑了。”原本离得远的时候,李薇竹觉得这丫鬟踢得是极其快活的,走到近处,才发现她的脸上白岑岑的,躬身时候,额头上的汗水顺着面颊滚落,滴入到泥地里。

“你这丫鬟的本事好,踢毽子踢得像是跳舞一样。”说话的人对着贝公子说道,“你从哪儿得的丫鬟”

“这算什么,”贝公子眉飞色舞,“我这丫鬟最厉害的就是跳舞了,我不是吹的,要是轮起舞,她都可以直接进舞乐院的地字班。”

“你这牛皮吹大了,你怎么不说小丫头可以直接进天子班呢”旁边的人笑道。

“说不定真可以直接进天字班。”贝公子挑挑眉,“让你们开开眼,我这丫鬟最擅长的”

李薇竹注意到丫鬟听到这话,脸色更白了,面上露出了犹豫之色,半晌跪下说道:“少爷,婢子身子有些不适。”

“那就是见不得了,真是扫兴。”贝公子身边一个胖子,无趣地说道。

“跳一小段,助助兴。”一个麻子脸的人对着丫鬟笑道,“难得贝公子高兴,小玉姑娘,我是替你说话,要不然扫了你家少爷的面子,回去,你咯”他拉长了音调,那没说出口的话,在场的人心中都明了。

见着自家少爷仍然是沉着脸,小玉咬牙便说道:“婢子身子确实不适,但是就像是廖公子说的,小玉不好扫了大家的兴致,轻跳一小段,就当做是助兴了。”

“胡旋,必须胡旋舞。”胖子一拍大腿,“只有胡旋舞才够劲儿。”

“什么是胡旋舞”有的不知道胡旋舞的,窃窃私语了起来。

“番邦的舞蹈,转起来那叫做一个好看。”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