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娇软小媳妇 > 第129章 茉茉番外
听书 - 娇软小媳妇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129章 茉茉番外

娇软小媳妇 | 作者:东方玉如意| 2021-02-24 03:34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www.qb50.com,最快更新娇软小媳妇最新章节!

终南山脚下,有一处宁静安详、花香飘满四野的小村落叫做谢庄,庄子南面有一大片茉莉花田,这是谢五娘和女儿茉茉的田地,她们以种花为生。

“茉茉,师父说要带我去南方云游两三年,见见世面,你……你等我回来好不好?”高大的少年微弯着腰,拎着一只大木桶,跟在娇小的粉衫姑娘身后,小心翼翼地问道。

白白净净的姑娘抬手遮了遮春日的阳光,看向小麦色的脸膛:“战蛟哥哥,你放心吧,我肯定哪里都不去,就在这村子里等你回来。”

少年咧嘴一笑露出白白的牙齿,却又忽然敛了笑意,不放心的叮嘱道:“茉茉,你懂我的意思么?我是说……不是你离开这里,而是……你今年十四岁了,再过两三年就十六七岁了,你……你不要嫁给别人,等着我回来……回来……娶你,好不好?”

少年把心里的话说完,一张俊脸已经憋得通红,也不敢看小姑娘的脸色,只盯着她手里浇花的水瓢。

她的手一僵,半瓢水洒在了自己的绣花鞋上。

少年吓得心里一抖,莫非她不愿意?

“茉茉,我……我肯定会对你好的,我保证。”情急之下,嘴笨的少年不知说什么好。

“我的鞋湿了,我要回家去换双鞋。”姑娘红着脸低下头,把瓢放进桶里,转身就走。

“你鞋子湿了,我背你回去吧。”少年热心的扯住她的袖子。

姑娘没答话,只挣脱了他,飞快的跑回了自家的小院子。

少年痴痴地凝视着她的背影,心中忐忑不安。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栅栏门后面,才收回视线,沉默的继续帮她浇水。

少年身材高大,从小跟着师父练武,身体强壮有力气,不大一会儿就来来回回十几趟,把整片花田都浇完了。

他闷坐在地头儿,垂头揪着地上的野草。难不成茉茉嫌弃自己蠢笨,不乐意么?

“战蛟哥哥……”姑娘温柔的声音响起,他蓦地抬头看向心上人,既紧张又期待地盯着那一张樱桃小嘴。

“我跟我娘说了,我娘说村子里的人都嫌弃我是野孩子,只有你不嫌弃,而且你人品好,又照顾我,我娘说……等你回来我就及笄了,就把我嫁给你。”小姑娘扭捏着说完,就把背在身后的手塞进了他怀里:“我给你做的一双鞋,你出门的时候穿吧。”

害羞的姑娘转身跑掉了,少年双手捧着一双崭新的布鞋,心里乐开了花。穿在脚上一试,尺寸居然正好。莫非是上个月浇花湿了鞋时,她趁晾晒鞋子的时候悄悄量了尺寸。这么说,茉茉心里早就有自己了?嘿嘿!

*********

擂台上鼓声隆隆,武状元的比赛已经进入了最后一场,主考官拿着花名册大声念道:最后一场,由顺天府初试头名徐战鹏对战应天府头名徐战蛟。

两名高大的青年应声跳上擂台,场下一片哗然。

不仅场下,台上的两个人也是大眼瞪小眼,感觉像是在照镜子一般。若只是名字像不足为奇,天下同名同姓的人多了。可是他们俩不仅姓名类似,竟连身量、长相都十分相似,年龄也相仿。

这……太奇怪了。

“子霖,最后一场可能快开始了,是鹏鹏对战应天府的头名,我们一起瞧瞧吧。”定国公徐永寒与内阁首辅冉子霖一路同行至承庆殿前,拐弯儿从角门走了进去。

冉子霖负手微笑:“鹏鹏自幼酷爱武艺,又在军中得众位将军真传,能跟他比武的人,我还真想瞧瞧。”

二人眼神飘到擂台上,都怔在当场。

两个生龙活虎的青年正打的不可开交,身影晃动,分作蓝黑两色。若不是服饰不同,简直就像一个人在练武自搏。

徐永寒定睛观察那人的招式套路,心中有了想法,却还不敢确定。台上的两个人拳脚功夫比的不分胜负,各自回身去兵器架子上找自己趁手的家伙。

“住手。”定国公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纵身跳上擂台,站在二人中间,盯着徐战蛟道:“你姓甚名谁,师从何处?”

徐战蛟刚刚看到与自己十分相像的徐战鹏已经很诧异了,如今又出来一个样貌很像,年纪却不像的人,怎么京城的人都喜欢长成自己这样?

“你又是谁?为什么问我?”徐战蛟疑惑道。

主考官赶忙跑过来行礼,转头训斥徐战蛟:“这是定国公,天下兵马大元帅徐元帅,还不快磕头行礼。”

徐战蛟一直跟着师父行走江湖,没见过什么大官,被主考官一吓,规规矩矩的单膝跪地:“拜见国公爷、大元帅。我叫徐战蛟,我师父是云中子。”

定国公盯了他许久,上上下下打量地他心里直发毛,才说:“起来吧,你师父呢?”

“师父在南方与南海武神比武时,二人同时归天了。”徐战蛟老老实实地答道。

“他有没有跟你说过你的身世?”徐永寒紧紧追问。

“没有,我小的时候问过,师父说我家里让我十八岁时认祖归宗,可是还没等我十八岁,师父就归天了。他临终前只来得及跟我说了一句话,让我参加武举考试,然后找定国公。”徐战蛟说着说着突然瞪大了双眼,刚才主考官说这位大人是什么国公来着,怎么好像就是定国公呢?

徐永寒再也压不住心头的激动,云中子失踪之后,他曾派人查找过,却杳无音信。自己的亲侄子,大哥唯一的儿子徐战蛟竟然就这样突然出现在眼前。

他上前几步,一双大手按在了徐战蛟肩头:“孩子,你父亲就是已故的征北大将军、我的亲大哥徐永安,你是我们徐家的孩子,快跟我回家见你曾祖母。”

老太君年岁实在太大了,最近不仅神志不清,身体也有油尽灯枯的势头,在这个时候能找到大哥的血脉,徐永寒怎能不高兴。

武状元对决变成了认亲大会,台下众人纷纷称奇。

徐府上房中欢声笑语一片,老太君听说长孙还有血脉留在人间,也不管什么嫡出庶出了,高兴的合不拢嘴,拉着徐战蛟的手又哭又笑。“当年你这名字还是你曾祖父取得呢,原本是给晚晚用的,谁知晚晚是个姑娘,自然就不能用这个名字了,后来徐战鹰出生的时候,我还跟老七说,不是徐战蛟这个名字还没用么,他还跟我打马虎眼,糊弄我,原来是有你小子用了,呵呵……”

老太君今日难得十分明白,可见是人逢喜事精神爽。

徐战鹏的妻子崔氏是太傅之女,知书达理,孝顺懂事,挺着五个月的肚子在一旁安静的坐着。徐战鹏笑道:“老祖宗,您就甭为他们的名字操心了,还是替未来的玄孙想想名字吧。”

众人哈哈大笑,崔氏红着脸低下了头。徐战鹏身体好,新婚时每晚都折腾半宿,不久就怀上了。

老太君瞧着曾孙媳微笑,马上就五世同堂了,真想多活几年,尽享天伦之乐。

“诶,战蛟还没有定亲呢吧?快快,老七媳妇给张罗张罗,找的门当户对的好媳妇。”老太君急道。

“是,祖母放心,我肯定要给侄儿找个貌美懂事的好姑娘。”冉紫兮应道。

徐战蛟被这突如其来的亲情包围,又惊又喜。被提到婚事,虽是有点不好意思,可想到茉茉,却还是开口道:“我有一个喜欢的姑娘,在终南山脚下的村子里,我不想娶别人。”

此刻,坐在屋子里的徐战蛟并不知道心上人茉茉就在屋子外面听到了他的话,心里美得开了花。

原来,茉茉接到了徐战蛟的书信,说要遵从师父遗命去京城参加武举考试,考完了就回终南山。恰逢徐柔一家回终南山收拾东西,这几年徐柔经常到茉茉家赏花,也算熟识的。小姑娘几年没见心上人了,也盼着早点见面,就央求徐柔带她到京城。谢五娘听说是跟着徐柔去,也就没阻拦。茉茉跟着徐柔到了京中,听说找到了失散多年的堂兄,徐柔自然带着恬恬回了娘家。恬恬要捡桂花,茉茉就和小丫鬟一起带着她在院子里玩,刚好听到屋里的谈话。

谁知声音慈祥的老太君却突然变了语气,不悦道:“战蛟啊,你是咱们徐家的孩子,门第高贵,怎么可以与山野村姑私定终身。那样的丫头不能进咱们家的门,你是皇后娘娘的亲弟弟,娶个村子里的野丫头,岂不被人笑话。我瞧着子霖家的姑娘不错,让你七婶回趟娘家跟她嫂子说说,若是冉家没意见,这事就这么定了。”

“不,我只喜欢茉茉,我不要娶别人。茉茉从小就不知道父亲是谁,跟着娘亲相依为命,我发誓要照顾她一辈子的。”徐战蛟突然大喊起来。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懂事,你曾祖母的话怎可不听?子霖刚才也见了你的功夫,颇为赞赏的,此事应该差不多。”徐永寒怒斥道。

“我不要,你们不让我娶茉茉,那我宁愿不做徐家的子孙,你们门第高贵,我在乡下住惯了,什么农活儿都会干,我回终南山跟茉茉种地去。”徐战蛟倔强的像头牛。

“你这是欠揍……”徐永寒一怒之下要教训他,却被妻子拉住。

冉紫兮脾气好,见不得他们打架,柔声劝道:“当初咱们定亲的时候,我不也是山野村姑么?自己都觉得配不上你的,那茉茉咱们没见过,不如以后先见个面瞧瞧再说。”

老太君摆手道:“罢了,没什么可瞧的。当年你虽生活在翠屏山,可毕竟是名门之后,若非五公思乡案,你也是侯府千金,何况你祖母是出了名的才女,有她教导,你们姐妹自然都差不了。可那茉茉纯属是小村里的孩子,还是个野孩子,我们徐家断不可娶这样的女子进门。”

徐柔从恭房回到门口的时候,就见茉茉惨白着脸跑了出去。小丫鬟说茉茉要回终南山,徐柔赶忙派两个侍卫追了去,务必要护送她平安到家。

茉茉回到家就扑到母亲怀里大哭,谢五娘问明缘由,瞧瞧女儿一心想嫁的模样,从压箱底的小包袱里拿出一个红漆盒子,收拾好行囊,就带着女儿出发了:“好闺女,不就是徐家么,咱们不怕他,我的女儿只有别人配不上的份,还不至于被人嫌弃。”

茉茉跟着母亲懵懵懂懂地又进了定国公府,点名要见徐永寒。

定国公正在前厅跟侄子较劲,一个月了,这头倔驴死活要娶茉茉,还非要回终南山种地,谁劝也不听。今日休沐,皇上和皇后也来了徐家,尤其是皇后徐晚,对这个同父异母的亲弟弟好言相劝。

徐战蛟一句也听不进去,耷拉着脑袋失神地瞧着门口,却突然眼前一亮,大步奔了出去,不多时就把谢五娘和茉茉请进了厅中。

谢五娘扫了一眼身穿明黄色龙袍的年轻皇帝墨灏琛,便拉着女儿给皇上皇后行大礼。

徐晚暗暗点头,见了帝后没有吓得乱了方寸,可见还是有点见识的。

行完礼,谢五娘淡定的看向定国公:“国公爷不认得我了么?当年在瓦剌,您找到先皇的时候,我就在先皇身边伺候呢。”

徐永寒认真的瞧瞧此人,似乎是辨认出来,惊道:“竟然是你。”

“既然国公爷还认得我,那就好办了,这里有先皇手书的圣旨在,你们还不接旨么?”谢五娘从盒子中拿出一卷发了黄的丝帛,高高举起。

“这……”徐永寒愣了一瞬,撩衣襟跪倒在茉茉母女面前。“臣接先皇旨意。”

皇上与皇后对望一眼,一时也弄不清该不该跪下接旨。若这旨意是真的,就该跪接先皇遗诏,若是假的,那就成了笑话了。

谢五娘也不等他们考虑好,兀自展开丝帛朗声念道:“朕之爱女墨灏淼,小字茉茉,生于辛丑年五月,敕封明珠公主,他日回京,享公主岁俸,钦此。”谢五娘回身对女儿道:“茉茉,把你颈上的半块同心锁拿给你皇兄看看。”

皇帝墨灏琛吃惊地看着茉茉,接过那半块同心锁瞧了瞧,忽然想起先皇驾崩时的确交给过自己一块同样的物件,还说了一句“你妹”,当时还真不明白这“你妹”是什么意思,现在才算明白了。

“你叫茉茉,竟然是朕的皇妹。”墨灏琛哑然失笑。

徐晚微微点头:“明珠公主,先皇唯一的掌上明珠,竟然流落民间多年,还……”还差点因为身份卑微,不能嫁给自己的心上人。

********

洞房花烛那晚,徐战蛟坐在床沿傻傻地瞧着自己心爱的姑娘,久久未动。

“战蛟哥哥,你……”

“茉茉,你现在是公主了,我……我不知该怎么办。”

“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呗。”姑娘脸上浮起两朵红云,羞羞怯怯的说道。

“可是……我怕失了礼数,又担心外面的人随时会闯进来……”他纠结的手心里都是汗。

“那我让他们都散了吧。”茉茉走到窗边,轻声跟外面掌事嬷嬷说了几句,果然,满院子的下人都走的一干二净了。

徐战蛟紧张的拉起茉茉的小手,满头大汗道:“我……我突然,唉!硬不起来了。”

茉茉不懂硬不起来是说的哪里,只当他是心里原因,就给他打气道:“你就还当是咱们在终南山的时候,你每日帮我照顾花草。你不是徐家的儿郎,我也不是墨家的女儿,咱们就是茉莉花田里浇水的山野村姑和莽汉子。”

这句话让徐战蛟眼前一亮,曾经跟在她身后浇水的时候,看着她翘挺的小屁股撅起来,白嫩的小手握着水瓢浇水,忍不住浮想联翩,恨不能把她扑倒在花田里。

想到这,他突然就有了虎虎雄风,看一眼地上的百花穿蝶羊绒毯,一把抱起了茉茉压在地上:“那就在花田里,干我一直想干的事吧。”

“你一直想干什么事?我怎不知。”

“你的衣服怎么这样难弄?”

“你要解开衣带么,我帮你弄吧,你告诉我是什么事。”

“就是这样的事……”

“啊……”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