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悍夫溺宠无良妻 > 番外一奉子成婚
听书 - 悍夫溺宠无良妻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番外一奉子成婚

悍夫溺宠无良妻 | 作者:千寞| 2021-02-24 03:57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www.qb50.com,最快更新悍夫溺宠无良妻最新章节!

灵山秀水,飞瀑流银,百花盛开,芳香弥漫,这真是仙境中的仙境,而灵宫就座落在这里,一座田园式的白色建筑物,这是冰月仿照人间所建,她喜欢田园那种温馨浪漫、悠闲随意的风格。

此时灵宫的主人正悠闲地泡在灵泉中津津有味地听着仙娥们的八卦,今天一天都属于她自己,她可以尽情地享受和挥霍,天上一天相当于地上一年,所以这一天对她来说舒缓又漫长,现在她要做的就是舒展修养身体。

冰月的时间按排的非常充实,七天一轮回,第一天她是青帝宫中的帝妃,与休沐的青天琴瑟和谐,鸾凤和鸣。

第二天到第五天,冰月是灵山的主人,她会待在灵宫处理公务并陪伴依次休沐的云离四人,别看他们刚列仙班,无官无职,他们可都是炙手可热的人才,慕如风早早就被青天留在了青帝宫,做了他的副手,而宫水寒也被老奸巨滑的太上老君物色了去,如今已是兜率宫的掌宫主事。

天帝在其位谋其政,当仁不让地把云离和林凡留在了身边,他是丈母爹看女婿越看越满意,任凭他人垂涎三尺,他是稳坐泰山。

看到他们得到重用,冰月替他们感到高兴,神仙的生命无休止,他们除了爱情,还应该拥有自己的事业,这样的生活才更精彩更完美。

第六天冰月又成了魔宫的女主人,姬无双会放下手中的一切,与她尽情地享受二个世界,卿卿我我,只有姬无双才能陪她肆意张扬,游遍六界。

小别胜新婚,姬无双的热情痴缠让冰月的第七日成了名副其实的休息日,如狼似虎的夫君们让她分外珍惜现的宁静和安适。

灵泉水温柔地抚摸着冰月的肌肤,仙娥们有说有笑地轻轻按摩着,冰月的随和让她们无所顾虑,她足不出户也能听到各色生香的八卦新闻。

仙娥们说着说着就说到了此时正在灵山徘徊的凤非,她们边偷偷打量着冰月的神色边说着凤非的持之以恒,他每七天就会上神界汇报一次工作,从不间断已成了定律。

而凤非工作汇报完成以后总会顺便来探望一下灵宫的灵神,此事已成了神界茶余饭后神仙们津津乐道的事,对此冰月总是一笑置之。

沐浴过后,冰月就见到了顺便来拜访的凤非,她懒洋洋地窝在软榻上,凤非随意地坐在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和她闲聊,因为和九尾狐相处久了,冰月从不觉得别扭,两人就像所有的老朋友一样融洽随意,似乎灵宫也成了凤非在神界的休息之所。

凤非再也没有提娶她或嫁她之类的话,只是默默地陪伴她,冰月乐得清闲,凤非倒是陪她打发了一个又一个无聊的午后,慢慢地她习惯了他的存在。

这天,冰月在魔宫里总觉得心神不宁,姬无双关心地问:“月儿,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心里不踏实。”冰月揉了揉眉心道。

“没事的,神界青天他们都在,不会有什么事的,你肯定是昨夜没睡好!”姬无双说这话时,眼睛酸溜溜地在她身上乱瞄。

冰月嗔怪地睨了他一眼,不过他说得也对,能有什么事呀,他们都在!

而凤非却在不该出现的日子来到了灵山,他跌跌撞撞地扑进灵泉,全身红的像个虾子,他嘶吼着让仙娥们躲远点不要管他。

凤非是灵山的常客,又是一界之主,仙娥们下意识已经把他当作半个主子,如今见他这样顿时慌了神,可凤非不让她们靠近,她们只能焦急地远远守候。

泉水的清灵暂时压制了他的燥热,可凤非一想到冰月经常泡在这里,他的欲望开始升腾,他痛苦的弓起身子,愤恨地诅咒着。

凤非作为风华正茂的一界之主,是多少女妖疯狂追求的对象,因为妖宫至今没有女主人,女妖们更是趋之若鹜,花样百出地想爬上他的床,而妖族最擅长的就是媚术了,这下凤非终于尝到媚药缠身的滋味了。

凤非全身浸泡在水里,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阵阵水波荡漾之后,朵朵白花飘上水面,他疲软的靠在岸边,短暂的愉悦过后新一轮的燥热涌起,水面再次波动起来……

此事不好张扬,冰月不在宫中,仙娥们只能担心地看着他折腾来折腾去,一日一夜过后,凤非筋疲力尽,激情褪却的他狼狈地爬上岸,倒在草丛中昏睡过去。

冰月回来后看到了满池的凄惨和淫靡,以及昏迷不醒的虚软憔悴的凤非,她心情非常复杂,说不出是心疼还是责备,她默默地命人给他盖上毯子,任他睡个昏天黑地。

凤非醒来后摸着身上的毯子,看着满池清沏的泉水,羞愧难当,他急匆匆地逃离了灵山。

冰月认为他会消失一阵,没想到六日后他像个没事人一样又来准时报到了,两人再见,谁也没有提及此事,权当从来没有发生过,但两人之间的关系却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凤非的眸中多了丝丝热切,冰月的心里泛起层层涟漪。

即便如此,冰月也没有让两人的关系更进一步,她固执地仍然把凤非排除在心门之外,凤非虽然心里苦涩,但并不气馁,继续不离不弃地守侯在她身旁,这一守就是五百年,辛酸和孤寂让凤非越发沉稳了。

这五百多年来冰月有六位夫君疼宠陪伴,时间一晃而过,她在灵域的探索小有成就,虽然只是冰山一角,但以她的懒散和随心这已经不错了,云离笑称,冰月留着这未知的领域是给他们的女儿练手的,冰月知道,她的夫君们开始期盼孩子了。

他们不说,是不想给她压力,冰月也就心照不宣,但是她的心里非常忧虑,随着年龄的增长,她已不再排拆孩子,但令她忧愁的是,她有六位夫君,又不能厚此薄彼,所以要生的话,她至少要生六个,天哪,未来多少年内她都要在孕育中度过了,一想到此,冰月就胆怯,而且他们没有一个人表现出不想拥有孩子,她哀叹,夫君多了这是罪呀!

所以这天冰月在魔宫里总是心事忡忡的,姬无双心知肚明,其实不光是他青天他们也感到了冰月的忧郁,可是有些事需要她自己想明白,他们想要孩子但不会让她一个接一个的生,他们的时间那么多,不会急在一时,可孩子总要来的不是吗?

姬无双担心冰月会闷出病来,恰巧凤非派人送来了请阑,于是他就热心地递给了她:“月儿,我们出去散散心吧?”

冰月接过来一看,今天是凤非的生辰,他们都是他的好朋友,参加朋友的生辰宴会无可厚非,况且这些日子她多愁善感地都不像自己了,于是她欣然同意了。

可是冰月他们到了妖界才发现,凤非只邀请了他们两个人,虽然觉得有点别扭,可是已经来了,再怎么推脱回去?而且姬无双似乎很高兴,冰月只好既来之则安之了。

界主生辰,妖界上下欢腾,节目准备的非常丰富,歌舞升平,酒水飘香,被气氛感染,冰月逐渐恢复了她洒脱随心的样子,有说有笑,有吃有喝。

因为只有他们三个人,气氛前所未有的融洽随意,姬无双和凤非哥俩好地拼起了酒,妖娆的舞娘对着男人们边抛媚眼边撩大腿,冰月看着看着不知不觉多喝了几杯,醉眼朦胧中她似乎看见凤非多看了她几眼。

他们虽然拼酒拼得很嗨,但是间隙还会和冰月喝上几杯,受他们感染,冰月越喝越开怀,曲终人散时,她已经醉倒在小榻上。

姬无双也已喝得东倒西歪,凤非吃力地把他们两个人搀扶回了房间,一倒上床,抱着冰月香软娇媚的身体,姬无双情难自抑,酒精让冰月变得热情,两个人已忘记了身在何处,忘情地痴缠在一起,根本就没有看到痴痴站在床边不动的凤非。

红烛流,青纱垂,一室旖旎,冰月觉得今夜特别漫长,姬无双也特别狂野痴缠,她就像一只小船在狂风热浪中东飘西摇,彻夜难眠。

第二天冰月是被热醒的,她觉得自己就像在火上烤,腻腻地非常难受,她动了一下,浑身酸软无比,她惺忪地睁开了眼睛。

她被人紧紧地拥在怀里,而她面前的那张脸瞬间让她如惊雷在耳,震得嗡嗡直响,而始作甬者睡梦中还挂着满足的笑容,冰月大脑里狂轰乱炸,心里五味陈杂。

冰月愤怒、屈辱、慌乱,无论是酒后乱性还是蓄意为之,都超出了她的承受范围,冰月隐忍着全身的酸痛捏着被子坐起来,这里她一刻也待不下去了。

此时那两人已经醒来,姬无双看着混乱的场景脑袋一抽一抽的疼,昨夜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努力思考却什么也想不起来,他直觉他没有保护好冰月。

冰月惨白的小脸,悲痛欲绝的眉眼,让姬无双的心又痛又乱,他到底犯了怎样不可饶恕的错误?他小心地喊道:“月儿……”

冰月强抑着全身的颤抖,坚强地穿好衣服,她挺直腰身再不看两人一眼,决绝而去,姬无双慌了,他急忙套上衣服追了出去,临去前他深深地看了一眼自始至终不发一言的凤非,朋友不是用来出卖就是用来利用的,此刻他悔恨交加。

凤非颓废地躺在床上,他感到了绝望,昨夜他是耍弄了心机,可是他不后悔,如果再这样等待下去,他觉得他要疯了,冰月就像蜗牛一样躲在壳里,那些男人们更是乐见其成,他要赌,他不相信冰月就是铁打的心,看不到他的痴情和等待,可是现在看来他错了!

凤非不吃不喝躺在床上三天,不知他是在回味还是在忏悔,第四天以后他变了,变得更加坚毅冷默了,他仍然坚持七天一汇报工作,但没有再去灵山,只是多了一个爱好,那就是喜欢听神仙们说八卦,特别是关于灵宫里的八卦。

冰月回到灵山以后,把自己泡在灵泉一整天,而且严厉吩咐不准放姬无双和凤非进来,仙娥们虽然不明所以,但看到主子冷若冰霜的脸,她们不敢造次,任凭姬无双苦苦哀求,她们一应不理。

冰月说不上对姬无双是迁怒还是失望,总之这件事给她造成了很大的心理阴影,一时半刻她不想再见到他,而青天他们敏感地察觉到了什么,对于凤非的消失虽然疑惑,但非常满意,至于姬无双,他们纯粹认为是小两口吵架,除了同情更多的是兴灾乐祸。

但是一个多月过去了,冰月还是没有原谅姬无双,青天他们不得不重新审视其中的缘由了,可是还没开始付诸行动,一件喜事就砸在了他们头上,把他们喜得晕头转向,再也无暇顾及其他了。

冰月怀孕了,而且害喜严重,青天他们以及灵宫们的仙娥们整天忙得人昂马翻,根本没人再去关注姬无双,姬无双就像得了特赦令一样,也加入了紧张期盼的队伍中。

冰月虽然因为害喜整天苦哈哈的,可是看到大家都喜气洋洋的样子,她强装欢颜,也许怀了宝宝,她看到姬无双也没有那么生气了,反而看到他因为哄她吃东西低声下气的样子,心里暖洋洋的。

不管这个孩子是谁的,他们都用十二分的爱和热情期盼着,就连凤非都伸长了脖子出现在灵山,虽然机率很小,但他也私心里企盼孩子是他的,但是他的企盼不敢像他们一样正大光明的表现出来,只能可怜巴巴地观望着。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天帝带着女婿们焦急地等在门外,天后心疼地守在床边,随着一声响亮的啼哭,一个健康的男婴出生了,凤非守在山外喜极而泣。

刚出生的婴儿看不出长相,众夫君们整日里守在床边喜悦地猜测着期盼着,随着婴孩的长大,眉眼越来越清晰,眼眸转动间眸底隐隐的一抹红色,惊骇了众人。

顷刻之间众人恍然大悟,他们把姬无双拖出去一阵狂揍,最后鼻青脸肿的姬无双怒气冲冲地闯进妖宫把凤非又海扁了一顿,而凤非只是傻笑着任他发泄,喜悦激动的泪水模糊了他的双眼。

而灵宫中的婴孩儿除了冰月,他对其他的爹爹一律不待见,抱他也哭逗他也哭,整天泪眼汪汪地左顾右盼,冰月望着怀中清雅灵秀的孩子哭笑不得,这难道就是天性?

最后的最后,天帝的一纸赐婚,凤非不但抱得了美人归,并且还抱回了一个大胖小子,真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禽兽更比禽兽强!

------题外话------

我不知道哪里还没有交待清楚,如果亲们有好的想法和建议不妨告诉我,我再酝酿酝酿,一定让亲亲们满意!这一章的未删减版我发到群里了。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