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有凤来仪 > 第241章 番外
听书 - 有凤来仪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241章 番外

有凤来仪 | 作者:青木源| 2021-02-24 03:57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www.qb50.com,最快更新有凤来仪最新章节!

邺城的皇宫分为内外宫,外宫是诸位臣工处置政务的地方,也是诸多官署所在。内宫则是皇帝和后宫们的居所,当然内宫也不仅仅有后宫和未成年的皇子们。诸王们还未长成的儿女们也经常会在内宫走动。

这些虽然不是宫廷内的小主人,但是谁也不敢怠慢了他们。

一群中官捧着给贵人们品尝的各种蔬果从廊上走过,中官们步履整齐,低眉顺眼,说不出的顺从和恭谨。

他们路过一个殿,阳光将他们的影子拉长了照在宫殿的墙壁上。

等到这群中官走后,殿内终于传出了一些声音。

“打他,打他!”稚嫩的童音从宫殿的门缝中传出来,宫殿内只见着几个锦衣小童扭打在一块,白白胖胖的小手这会化作稚嫩的狼爪,各种在对方脸上乱抓。

扯头发蹬腿乱踢,瞅见哪块肉露在外面就嗷呜咬上去。明明都是一些天潢贵胄,可是打起架来,和乡下的村妇也没多少区别。

“嗷!”一个漂亮的小童,见着对方脖子露了出来,嗷呜一下扑上去就咬住。

“啊啊啊——!”被咬住脖子的那个小男孩立即惨叫起来,他拼命挥舞着双手想要把身上挂着的小童给打下来。

拳头巴掌,什么好用用什么,打在身上闷声作响。

小童红着眼睛,滴血似得,不管口下的男孩如何打他,身上怎么痛,就是不肯放松半点,他如同初学狩猎的幼虎一般,咬住了那块嫩肉死活都不肯松口。很快外头的一层皮被牙齿咬破了,血腥味弥漫在口腔中。

“糟了糟了,快要被库带给咬死了!”旁边有男孩子见着被咬住的小孩哭声都变了音,已经有气无力的时候,也顾不上继续看热闹,七手八脚上前就要把两人给拉开。谁知库带力气大的很,兄弟好几个拉了好几回都没有拉开,还是最大的男孩子上去,拿出吃奶的劲儿,才把人给脱开。

库带被拉开的时候满嘴的血,被咬住的那个男孩脖子上的肉都被咬破了,鲜血横流,他一面哭,一面捂住伤口。

“你等着!等回我告诉阿翁去!让阿翁教训你这个连阿姨都没有的野种!”那个男孩满脖子的鲜血,看的一圈男孩脖子上一凉。

“你说谁没有阿姨,谁没有阿娘!你才没有阿娘!你才是野种!”库带根本就不是什么忍气吞声的性子,他满嘴的血,顿时就扑向刚才说那话的堂兄。顿时几人又混战在一块,拳脚横飞,拳头落在身上的声响和吃痛的吸气声时不时响起。

外头有一队宫人路过,听到殿内有拳脚相加和小孩叫骂的声响,领头的女官大着胆子推开门进去一看,就见着里头几个小男孩围着一个锦衣小童欺负。

那个被欺负了的小童正好就是大都督太原王的独子,其他的孩子是太子或者是其他宗室的儿子或者是孙儿。

“……”库带被压在下面,但是他一巴掌就呼在要打他的人的脸上。人小力弱,可丝毫不输给这些年长他的堂兄们。

外头的门吱呀一声被打开,原本打的正欢的众人顿时停住,保持着互相掐架的姿势,扭头看着那边目瞪口呆的女官。

这下架也不用打了,受伤的赶紧让宫中上值的医者过来诊治,要是在宫中有祖母和生母的,赶紧送回他们祖母和生母那里去。这事待会还要报到他们的祖父也就是皇帝那里去。

天潢贵胄们打架,虽然说被上头的长辈们知道了不会有多严重,但多少还是要被教训的。

库带也被送到高昭仪那里,高昭仪听到自己孙子在外头和人打架,吃了一惊。她平常和儿子关系冷淡,但和孙子没有那么多的仇怨。何况祖母看孙子,和母亲看儿子总有那么些不同。

高昭仪出来一看,就见着库带脸上有抓痕,原本梳的好好的头发也被弄得乱糟糟的。

高昭仪见着他唇角还有血,立即将人去把疾医和疡医一同请来。小孩子打架总是下手分不清轻重,只管把对方打倒,至于之后人是皮肉伤还是真的有内伤他们就不管了。图个痛快却不知道后果。

“去拿热汤来。”高昭仪见着孙子这模样,蹲下来查看库带的伤势。她眉头紧皱,“那些孩子还真是不亏……”是胡虏养出来的,后面这半句话被高昭仪吞入腹中,这朝廷是鲜卑人的朝廷。慕容鲜卑们接受汉化没错,可是他们一直都在保持着鲜卑人的特性,避免被汉人同化。所以在高昭仪看来,那几个宗室子弟还真是胡虏来着。

“受伤了?”高昭仪看着库带唇边已经干涸了的血,她皱紧了眉头。世家里头是没有子弟这么打架的,最多调皮做些恶作剧,兄弟之间互殴是绝对不被允许。可惜慕容根本就不管这一套。

“阿婆,这个不是我的血。”库带用力抠了抠嘴角,把嘴角已经干了的血给抠干净,他说起这个有些得意,挺起小胸脯,“都是别人的!”

“……”高昭仪也不知慕容泫是怎么教孩子的,这孩子几乎就是照着小狼崽教出来的。

这会侍女已经捧上了用热汤泡过的手巾,高昭仪拿过手巾给孩子擦脸擦手,发现他的手上有些被抠抓出来的伤口。

她叹口气,让宫人给他收拾,等到疾医和疡医来了,就一切交给医者。

小孩子打架,而且都是一群年纪差的不是很大的小孩子,打起架来,哪怕最恐怖的也不过是皮肉伤,伤及内腑是不会的。就是脸上会被抓的有些难看,疡医们小心翼翼的给库带上了药,几岁的小孩子忍不住痛,娇气点的,上药疼了会直接嚎啕大哭,但是库带最多就是抽气,就是不哭。

上药过后,皇帝那边来人,要库带过去。恐怕是为了兄弟之间打架的事,高昭仪见状吩咐库带几句,“待会见到陛下,你就说知道错了就行。”

只要认错了,旁人想要罚的太重都不行,皇帝更是不会对亲生孙儿怎么样。

高昭仪这话,库带根本就没有听到心里去。因为他面对皇帝的质问的时候,根本就没有认错,而且是迅速的就说了自己和堂兄们打架的原因,“阿翁,他们说我没阿娘,说我是野种,我不是野种!”

库带这话说出来,还带着委屈的哭音。皇帝闻言,瞥了一眼面前一排的小混世魔王们。

皇帝的面前一群小孩子,听着库带这话,立刻想要反驳,给库带扣锅,结果库带先发制人,伸手一指那个想要开口的人,“就是他,就是他先说的!”

“你血口喷人!”

“你说我没阿娘!你才是野种!”

“好了!”慕容奎见着孙子们看样子又要打起来,不禁头疼,他这段时间感觉到自个的年纪是真大了。以前喜欢热闹,现在更喜欢清静,而且太子和太原王之间的矛盾越发尖锐,朝中当然是支持正朔的皇太子多。但是太原王他也不忍心让这个最有才能的儿子没了下场。

太原王其实是最能开拓疆土,干出一番事业的。太子才能当然也不差,不然就凭借着一个嫡子的身份,他也不可能让一个庸人来接班。

他看了一眼库带,库带长得有几分神似慕容泫。

“你们要比试,那就堂堂正正的比试。欺负自家人算是甚么本事?”慕容奎看过几个小孩子,那些小孩子怎么能够和皇帝相比,顿时看的垂下头来,别说说话连气都不敢喘。

“库带是太原王之子,你们都记住了,日后要再说谁是野种之类的话,让人拖出去脱了袴打板子。”

皇帝祖父在这群孩子的心中至高无上,他这话说出来,顿时没人再敢说半句话。

皇帝一句话就把小孩子们打架的事给解决了,库带受了委屈也没有给他安慰。慕容泫下值之后赶在宫门下钥之前将孩子接出来。父子两个骑在一匹马上。

“阿爷,我讨厌大伯家的那几个!”坐在马上,库带毫不掩饰自己对太子几个儿子的厌恶,“他们都讨厌!”

宫里的事,慕容泫也听说了。皇帝说是几个孩子年幼无知打架,要他们做阿爷的好好管教,这几个孩子那个样子,分明就是他们爷娘教的,他能管好自己的孩子,难不成还能越过太子夫妻,给他们教孩子?

“没事。”慕容泫看见库带白嫩嫩的手上几道破皮,他垂首在儿子耳边轻轻道,“以后他们就欺负不了你了。”

“阿爷这话记得别和别人说。”

“嗯!”库带也学着慕容泫的样子,点点头,“阿爷要我不告诉别人,我就一个字都不说,阿爷上回说不要对外人说阿娘的事,我半点都没说呢。”库带高高兴兴道。

“嗯,库带乖。”慕容泫摸了摸他的头发。

库带以前的发色和胡人一样是很明显的黄色,他也没想多了,因为他和秦萱都有鲜卑血统,生出来的孩子黄发白肤一点都不奇怪,不过库带年纪渐渐大了之后,头发反而满满变黑了。

“阿娘今天回来么?我这几天学了好几个大字,要是阿娘来,我一定要写给阿娘看!”库带说到这个,双眼发亮。

“嗯,她今天回来。”慕容泫点头。

他和秦萱商议好了,在家里住几日,也是陪着他们父子。

库带得了父亲的话,高高兴兴,也不在意今日在宫里头被人欺负了。一心一意等母亲回来,回到家里还专门去写了一张纸的字,等着秦萱回来给她来。

秦萱赶在宵禁的时候来了,这会外头的天都半黑了,她一进门,库带就和乳燕一样的扑上去,趴在她的怀里一个劲的蹭和撒娇。

“这脸怎么回事?”秦萱把怀里的孩子捞出来,看着库带脸上和手上的伤痕,都是指甲形状,一看就知道他被人打了。

“被大伯家的傻子弄得。”库带眨巴眼道,“倒是我把他脖子咬破啦,看谁以后还敢欺负我。”

慕容泫教儿子的从来不是被欺负了就找爷娘,而是能打就打回去,并且是狠狠的打,打的狠了,对方吃了亏就不敢来找麻烦了。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