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如何喂养一只主角[穿书] > 第81章 |
听书 - 如何喂养一只主角[穿书]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81章 |

如何喂养一只主角[穿书] | 作者:鹤衣| 2021-02-24 05:25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www.qb50.com,最快更新如何喂养一只主角[穿书]最新章节!

朱雀死前曾丢出了两个光球,一个给了唐临,一个给了孔六。

这可能是他一生中为数不多的温情的表现,然而后两者却都并不领情:唐临是压根儿没看,孔六倒是不明真相地打开看了一眼,但在看完之后也只是冷笑一声,再没别的表示。

朱雀仿佛就此从他们的生活中消失了,如同他出现时那样突兀。

并没有人怀念过他,也未曾有谁为他唏嘘,也许这就是他所求的吧。正如朱雀说的那样,他是一个疯子,没谁会在意一个疯子的死活。

只是……朱雀并不是生来就是疯子的。

他也曾有过轩朗少年时,也曾与同伴笑逐星辰揽月色,也曾欢笑哭泣、也曾满怀憧憬——心魔生时,不过一念之差。

然而此刻又有谁在乎。

朱雀用自己的血造了唐临与孔六,如果真正论出身,他倒的确是他们生身之人,但除此之外,就再没有别的了。唐临的遭遇暂且不提,孔六半生坎坷亦多因朱雀而起,能忍耐着不在他坟前踏两脚就不错了,更遑论真正视他为父亲。

这两颗光球唯一的效果,只是孔六与唐临彼此试图改换了一下称呼——他们很快就因为习惯不了而放弃了。

天道与朱雀之间的故事,也许也算得上是可歌可泣,然而随着他们的死亡,这世上也再没有人知道他们的曾经。也只有萧子白会偶尔纳闷地提上两句:

“天道当初为什么要陪朱雀一起死呢?”

“既然要陪着朱雀一起死,天道又为何让我们去杀他?”

“朱雀究竟为什么要做这些?”

……等等,等等。

他的问题总是那么多,而唐临一概答以“不知道”:有些是他真的不知道,有些则是他完全不想提。他并不乐意提到有关朱雀的事——哪怕提问的那个人是萧子白,而萧子白已经小心避开了敏♂感的那些点——不,他希望自己最好别永远再听到朱雀两个字。

“呃,唐临。”萧子白小心翼翼地拉了拉他的衣袖,指了指俩人面前人声鼎沸的城门:“这里是朱雀门……”

唐临面无表情地看了那城门一眼,毫不犹豫地拽着萧子白走人。

“换个地方逛吧。”他不容置疑地说。萧子白被他拉着往回走,看看城门看看唐临好生为难,他欲言又止了一会儿,终于还是鼓起勇气开了口:“可是我们是来吃四喜丸子的……这么多年到处吃下来,我也就觉得这家四喜丸子味道最好……”

唐临的脚步顿住了。

“那就换个门。”他蹙着眉头说。

于是就换门。两人也不用法术,只步行着慢慢走,从城的这头一直绕到城的那头,足足兜了好大一个圈,方才看见了与朱雀门相对的……天道门。

这回换萧子白倒吸冷气。

“这门是谁修的!一定是故意的吧!”萧子白颇为愤愤不平,唐临赞同地点点头,转头问他:“那我们再换个门进去?”

萧子白有一些意动,但看看天色不早,颇为担心吃东西吃到一半就会被规则叫去修这补那,便只能道:“还是就从这里进去吧。”

他说虽然是这么说,但神色里颇有些不情不愿。

唐临轻轻一笑,揽住他说:“算了算了,直接走吧。本来就不是凡人,为什么一定要走门?”

说着,他便拉着萧子白跨前一步。

一瞬间,车水马龙。

这本是三千世界里某个不起眼的小城,卖四喜丸子的食肆就开在城中一角,店铺不大,门脸却拾掇得精致,位置也算是依桥傍水,旁有垂杨柳,

杨柳树下有一只毛团儿似的白狐狸,正趴在那儿呼呼地打着盹儿,它鼻尖上停着一只五彩斑斓的蝴蝶。微风轻轻抚过垂柳,狐狸毛茸茸的大尾巴随着柳枝一摆一摆,蝴蝶在它鼻尖上合翅静立,长长的触须蜷起来。

午后的阳光透过柳枝投在它们身上,狐狸便仿佛是睡在一团暖融融的光里。大概是嫌阳光刺眼,狐狸的身体忽然扭了一下,似乎是想要把头埋在尾巴里,然而埋到一半便又停了动作,只委屈地呜呜两声,然后便趴在地上,用肉嘟嘟的爪爪捂住了眼。

蝴蝶从它的鼻尖上飞起来,翅膀平展着落在了它的前额,狐狸心满意足地放开爪,换了个姿势又睡了过去。

周围的人流来来去去,似乎都已经习惯了它们的存在,并没什么人去打扰它俩。唐临经过时,却忍不住往杨柳树下看了一眼,萧子白注意到他动作,便也停住脚步,问他:“怎么了?”

唐临看了片刻,摇了摇头:“没什么,我们走吧。”

“嗯。”萧子白拉住唐临的手,两人一起迈入那家小小的食肆。他们身后,狐狸依旧甜甜地睡着,对片刻前的注目全无所觉,蝴蝶依旧静静立在它的额上,翅膀平平展着,投下一小片清凉的阴影。

他们的脚步一踏入门内,店里的老板便若有所觉地抬头,随即露出了一个亲热的笑脸。

“客官几位?”

“就两个。”两人答着,拣了临水的那桌坐了,随意点了些小菜酒水之类,接下来的时间便只是等着上菜了。

温煦的阳光笼在身上,照得人也有一些懒洋洋的。唐临以手支颐半倚在窗前,遥遥地望着窗外的绿水,萧子白则坐在唐临对面,眼含笑意地看他。

唐临转头对他笑了一笑,又将目光落回在对岸上。

河岸的对面生着一株桃花,满树的浓粉轻白,格外勾人眼。这桃花是生在某处围墙里的,不知长了多少年,在他们眼前浓艳艳地盛开着,浑似一朵粉色的云。

岸下的水很绿,漾漾地泛着柔波,微风吹时,偶有两三瓣桃花坠入水中,便引来一群鱼儿追逐。有一粉衣皂靴的青年立在桃花树下,以手掰了面饼丢入水中,也不知是喂鱼还是喂鸭。有数枝桃花越过白墙,低低地压在他的肩头,看着竟有几分温柔。

“那桃花有灵。”唐临轻声说。

想了想,他补充了一句:“开的也挺好看的。”

萧子白也看了那桃花一眼,却只是不在意地笑笑,伸过手去捋了捋唐临的鬓发:“你比桃花好看。”

小二轻快地端着托盘跑来,笑容可掬地给他们上菜。萧子白要了两份四喜丸子,菜上来后,他执着筷子对着两盘丸子看来看去,最终判断出其中一份肉质更松嫩些,丸子个头也稍大,他便把这盘丸子推到唐临跟前。

唐临摇摇头,从自己那份里夹了个丸子递到萧子白的面前,说:“张嘴。”

萧子白吃着唐临亲手喂给他的丸子,一时间心满意足。

有一只猫儿窜上窗台,遥遥地对着河岸对面的男人怒气冲冲地直“喵呜”,萧子白看看它炸成棒状的尾巴,忍不住乐了。大概是因为他乐出了声,那猫儿很快就转移了目标,瞪大眼对着他发出愤怒的低吼,整只猫彻底炸成了个球儿。

唐临认命地轻叹一口气,夹了一筷子蒸鱼放在小碟里,搁到那只猫面前。

黑毛猫儿抬起圆溜溜的眼疑惑地看了看他,那眼眸的颜色是澄澈的碧蓝,宛若上好的宝石。

“吃吧。”唐临摸了摸那猫儿的头,猫儿温顺地喵了一声,真的低下头去吃那鱼。桌子对面的萧子白全程目睹了这一切,眼睛也差不多瞪得和猫儿的一样圆了。

“你居然摸她的头?!”他几乎是不能置信地说,唐临放下手,颇为无奈地道:“她现在只是只猫……”

“那也不行!”萧子白咬牙切齿。

唐临微笑起来,他乖乖地把手放在膝上,身体微微前倾:“那你摸摸我的头怎么样?”

萧子白愣了,他懵逼地望着唐临,唐临笑吟吟地看着他。因为朱雀身份的缘故,唐临的头发之前已经全变成了火红,看上去和前任朱雀更像了,唐临一气之下用法术把头发彻底变成了黑色,现在他的头发又黑又滑,密密厚厚的看上去手感非常好。

萧子白果断被诱惑了。

他偷偷摸摸地挪过去,伸手摸了摸唐临的发顶,然后没忍住又摸了一下,再摸了一下……

唐临横他,他就亲亲唐临的眼角。

桌上的猫儿停止了吃鱼,抬头看了他们一眼,露出了人性化的唾弃眼神。它狠狠地用尾巴扫了下萧子白的脸,然后轻巧地从桌上跳到地下,翘着尾巴趾高气昂地走了。

萧子白目送着它一路远去,揉了揉自己的脸,颇有些哭笑不得。

唐临轻轻拉下他揉脸颊的手,探过头去吻了吻,佯装薄怒:“不许看她,看我。”他提高音调说,萧子白回过神,柔柔对着他一笑:

“好,我看你。”

“只看我。”

“只看你。”

两人对视了片刻,忍不住都笑了起来,唐临摇摇头,拿起筷子说:“吃菜吃菜,晚点我还得回去御兽宗,今天阿冬好像终于能突破了,我要赶回去鼓励一下它。”

“你去御兽宗的话,就顺便问问……”萧子白心下为难了片刻,最后还是果断地避开了称呼问题,选择了一个不会纠结的人:“……黄长老。对,问问黄长老,之前那个建立妖界的想法考虑的怎么样了?”

“建立妖界……啊,说到这个,我的梧桐已经差不多发芽了。妖界要建已经可以建了,但这也还是不能治本啊?”唐临蹙起眉,夹菜的动作也停住了。萧子白笑笑,拍拍他的手说:“慢慢来吧,反正我们的时间长的很,一点一点的来,总是能改变些什么的。”

“仇恨只有用时间来化解。”萧子白轻轻地说,唐临蹙眉半晌,也只能摇摇头,道一声:“也罢。”

阳光渐渐褪下桌几,余晖被云霞染成橘黄,两人坐在小小的食肆里,笑谈着慢慢夹菜。

柳梢下狐狸带着蝴蝶轻快地向森林跑去,猫儿蜷曲在房顶懒洋洋晒着太阳。河畔喂鱼的青年站起身,慢吞吞地朝那生着桃花的院内走去,几朵桃花落在他的肩头发顶,他笑着拈起花,轻轻吻了一下。

风悠悠的吹着,星河渐渐浮出云霄。

时光正好,人未老。

如此一生,也算逍遥。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