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宠妾盛世入侵 > 63.第63章 与你同生
听书 - 宠妾盛世入侵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63.第63章 与你同生

宠妾盛世入侵 | 作者:银纸| 2021-02-24 05:55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www.qb50.com,最快更新宠妾盛世入侵最新章节!

长瑶的坟前没有一个人的身影,众人又回去了,四处找寻。

翌日午后,一软轿停在玉府门外,国公爷亲自带着所有家眷接旨。

圣旨读完楚熙领旨后,又说了一句让众人不解的话。

那名内侍太监大总管说道:“国公爷,节哀。如今前宣南候已经将爵位传给世子爷了,前候爷应该是躲起来了吧!”

国公爷只向那名大总管拱了拱手,便一言不发。那名内侍带着众人浩浩荡荡的走了。

楚熙则是眉头轻轻的蹙了蹙,沉吟半响说道:“我不喜被人打扰,期间谢绝探望。”

国公爷听着他冷冷的语气,又想到孙子自小就没离开过柳氏,这以后父子更不能相见,有些过于残忍。

“嗯!就依你所言。”

楚熙瞥了他一眼,并没言语,转身离去只留了句:“请回吧!”

国公爷又看了眼慕氏,毕竟是自己的亲孙儿。如今变得冷酷无情,心中钝痛,狠狠心,算了,这好比不知道怎么死的强,咬了咬牙,与慕氏一起回了府。

不远千里,长瑶坟前,一男子抱着一“熟睡”的女子站在那里。他看着面前的碑文心中顿痛,即便知道长瑶不在里面,也受不了这碑文上写着长瑶。

碑文上书:爱妻柳氏长瑶之墓,柳氏字紫檀。玉璟晟刻。后面又有一排小字玉氏荣轩之墓,玉氏字璟晟,夫妻二人于二月十四辞世。玉楚熙刻。

玉荣轩看着那稚嫩的笔锋,心里甚慰。

他的后面有个人出现,那个小小的人影艰难的爬上来说道:“就要走了吗?”

“不必跟来。”

“你也要丢下我?”

“不是丢下,而是让你失去软肋,让你成为无坚不摧的男人。”

“我不想成为这么一个人。”只因太痛苦,又不舍父亲也离去。

“不,你必须成为那样的人,你还要把你母亲的那份也一起好好的活下去。”

“好,我会遵守诺言的。”

“我知道。”

“那,那你还会回来吗?”楚熙哽咽出声。

“不会,你就当我…”

“我就当你死了。”

“也好,记得每年给我们多烧些往生经。”

“会的。”

话题就在玉荣轩转身后结束了。

楚熙看着那个男人,那个他的父亲,带着过世的母亲离开了。他看着他的背影越来越模糊,不知是天色已晚还是太远看不清,亦或是眼泪遮挡住视线。最后楚熙跑开了,片刻后又回来,追上玉荣轩已经渐行渐远的步伐。

玉府老太君起初听到自己外孙女逝世而且还带着未出世的重孙一起去了,就大病了一场,直到长瑶出殡起大好。后又听到孙儿失踪,生死未卜,又一病三年不起,直到楚熙八岁后才撒手而去。用楚熙的话说,这老太太就是命硬,白发人送黑发人都没死,反而病死了。

玉荣轩又去了千里之外的玉府别庄,带着楚熙,他也没有那么狠心。

带着楚熙,抱着长瑶回了大厅,让人摆了膳食。

楚熙极为愤怒的出声呵斥道:“你还有心情吃饭?”

玉荣轩没看他,只是继续自己的动作。玉荣轩倒了杯茶给长瑶说道:“檀儿,渴了吧!喝点水。”

说到这里,玉荣轩没哭,楚熙倒是先哭了。

“算了,你不喝我就陪你。”许是倒了许久都没有进入长瑶嘴里,他出声说道。

膳食已经上了,要是以前的话,长瑶定会说一些讨喜的话讨得他的欢心,并且给楚熙夹满了各式菜色。

要是以前长瑶数日没见儿子,必定会抱着儿子的小脸一顿乱亲,弄得楚熙终于不耐烦了用哭声表示抗议。长瑶就会撇撇嘴道:“小没良心的,下次别想让我亲你!”

之后都是自己抱过儿子搂在怀里,轻轻的抚着儿子的背安抚道:“乖,你娘亲是想你了,爹爹也想你了,熙儿可想爹爹和娘亲?”

如今再也不能这么和睦了。

楚熙自己用了两口后,食不下咽,就不再用了,即便肚子再饿,也吃不下去。

玉荣轩给他夹了块东坡肉说道:“你娘,看着你呢!快吃,不是说好要替…要替…”后面的话已经被哽咽代替。

楚熙听了之后又开始吃饭,只是味同嚼蜡。

玉荣轩给长瑶喂饭,已经开始溃烂的嘴唇,怎么也没有喂进饭去。

“你竟不吃,我就陪你。”玉荣轩丢下碗筷,看着楚熙吃完饭后,又带着长瑶去洗澡。

“你到暖阁去洗澡。”

“你呢?”

“我陪你娘一起。”

“好吧!”

暖阁里有热水,而玉荣轩则是陪着长瑶洗冰水。

待玉荣轩将长瑶从冰水里捞出来,擦净身上的水,又帮她穿了几件衣裳,而后又点了那种香。

香一燃起,满屋的一股怪味消失不见。

他已经和衣和长瑶而卧,突然有人敲门。

“我要和你们一起睡。”自此之后他每隔几月会做梦想念娘亲,一问出声,就有人说道:太太已经过世了,节哀。

“进来吧!”也许今晚是他们一家几口最后一次睡在同一榻上了。

楚熙推开了门,解了披风,小心翼翼的爬上榻,他睡在里面。

玉荣轩也时时刻刻的注意楚熙的一举一动,生怕他有一丁点意外。

次日,楚熙刚刚醒来,就闻到一股烟火味儿,他发现自己父母都不在了。

他一股脑的跑出门,却看到一座烧得正旺的阁楼,以及慢慢走进大火里的爹爹,他抱着娘亲。

楚熙大哭出声,急忙跑去,却被暗卫玉血抱住,他一个劲的哭闹,玉血就是不放手。

玉荣轩站在大火中,回头看着楚熙,笑了笑。又继续向火海走去。

自此之后,皇宫的某处总会有那么一个男人抱着怀中女子,走在长长的回廊上,背影是说不出的凄凉。

好长啊

这一轮四季

要用百年来更替

还带着些许的寒意

久违啦春的消息

看人间

又几番迷离

躲不过凄风冷雨

才知道纵然结连理

最难得一团和气

微风吹你面容

吹不散你眉头

百花开万物苏

你都最先感触

我知道你不想

变得如此敏感

太明白太清楚

人生的过往

雨水落你身上

也落在他肩膀

滋润了那泥土

也滋润你的伤

秋天到洒金黄

你也想再收获

却害怕又一次

被大雪埋葬

无论你在何方

无论你的模样

无论你多放任

无论你多坚强

当季节再循环

让你不得不忘

任季节再循环

依然还会想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