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综]岳母在上 > 第三十六章
听书 - [综]岳母在上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三十六章

[综]岳母在上 | 作者:郝连春水| 2021-02-24 06:15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www.qb50.com,最快更新[综]岳母在上最新章节!

第三十六章小兵日记

晚餐的时候,西瓦士兵又一次见到了他的保护目标,安娜夫人,并且总算有了近距离接触,能够和温柔的夫人共用一张桌子吃饭,士兵表示,有此殊荣必须果断感谢罗纳德少校。

下午清扫后甲板的时候,因为消失了五天的安娜夫人忽然出现,西瓦士兵非常激动,一个没留神…偷懒被逮着啦~

等晕船的夫人被战桃丸队长急匆匆护送回舱室,西瓦士兵一回头就看见真.临时抽检.罗纳德少校站在不远的地方,面无表情盯着他看,顺便,更后边些不甚引人注意的角落有雪白将领披风一角闪过。

一瞥之间,目力优秀的西瓦士兵很不幸从只露出侧影的披风肩章上,看清楚了那位没照面的海军将领是何方神圣。

[蔷薇号]最高指挥官,海军大将赤犬萨卡斯基先生。

于是,这情况约莫是…安娜夫人到后甲板晒太阳,萨卡斯基先生百忙中挪出时间打算来次‘心有灵犀的偶遇’?结果没能如愿?

闲暇里还会看狗血天雷小说的西瓦士兵很快脑补出一个系列,什么‘霸道大将:独占娇妻’,什么‘冷酷海军:温柔觉醒’,之类的…顺便也秒懂了罗纳德少校黑如锅底的脸色究竟所谓何来。

他刚刚太殷勤,不巧变成赤犬大将追爱之路的一颗绊脚石了,对吧对吧?

几分钟过后,直挺挺站在原地的西瓦士兵验证了他的想法:一星期的后甲板清扫工作还没完成,罗纳德少校顶着额角活泼跳动的青筋追加了一个订单。

士兵舱的所有厕所,立刻马上圆润去清理,为期又是七天。

严重崇拜赤犬大将的罗纳德少校,亲眼目睹偶像失望离去之后,对始作俑者的各种愤怒迅速发酵成公报私仇的体罚。

再次遭遇职场暴/力的士兵表示很心塞。

_(:3ゝ∠)_

…………

勤勤恳恳的西瓦士兵,在接下来的这段时间里欲/仙/欲/死,简直累觉不爱。

然后啊~戴着口罩执行任务的士兵,好不容易完成今天工作量,又去洗了澡,差点错过吃饭时间。

急急忙忙赶到餐厅,一眼过去人头攒动,饿得两眼发光的西瓦士兵排队取回餐食,找了半天也没能找到个空位,不得已只好摸到唯一一张剩下空位置的桌子边,如坐针毡的埋头吃饭。

怎么说?

原因是这样滴~

海军本部舰队出航期间有不成文规矩,大概是为了树立平等观念,降低军衔带来的阶级心态,将领士官们每日至少有一次进餐时间是和士兵们一起,在公共餐厅,所有人随意混坐,吃着相同食物,没有上下级之间的地位区分,偶尔还能低声说个笑。

这不成文规矩究竟何时出现已经不可考证,奇怪的是它始终保持下来,渐渐成为传统一样。

蔷薇号当然也不例外,即使最高指挥官是海军大将,出航伊始,每日固定晚餐时间,萨卡斯基大将就会出现在公共餐厅。

今天也一样。

然后,今天对西瓦士兵来说很不一样,他迟到了嘛~来的时候餐厅里除了萨卡斯基先生这张桌子,别的地方座无虚席啊~

因为没有哪个士兵,或者将官敢和大将赤犬一张桌子吃饭啊!会食不下咽好么?

一时不察只来得及看见安娜夫人,等凑过来看清楚同桌之人庐山真面目又不敢掉头走人免得太刻意的西瓦士兵表示,他的小伙伴们居然不给他留位置,真是太叫人伤心了喂!

能坐在安娜夫人旁边很令人愉快,但是,隔壁桌碰巧面朝他的罗纳德少校脸色阴沉得比下午还难看,还有,边上的边上,科学部战斗部队一桌子人投射的眼刀…(╥╯^╰╥)。

另外,安娜夫人对面的萨卡斯基大将,虽然还是很严肃的用餐,但是…士兵敏锐察觉到,打从他坐下,某个方向飘来的诡异气压,真的很有点令人毛骨悚然的赶脚。

把头埋得低低的几乎到脸插/进饭菜的高度,西瓦士兵努力挥动餐匙,腮帮子鼓鼓哒~嚼啊嚼~嚼啊嚼~以秋风扫落叶的速度,试图尽快解决晚餐,免得…

继下午的‘绊脚石’之后又荣升赤犬大将眼里那颗沙子。

西瓦士兵很不希望罗纳德少校又一次追加订单,呃~虽然目前看情形,他已经板上钉钉的必须继续悲剧了嘤嘤嘤~

晕船晕了五天好不容易适应些出现在公共场合的安娜夫人…近距离观察她,套近乎借机熟悉,这些是西瓦士兵的计划,毕竟可以增加完成任务的顺利程度嘛~

可是…萨卡斯基大将的眼神,实在不是他这样无名小卒能消受得起嘤嘤嘤~

…………

一边在心里泪流满面,一边像只仓鼠一样把自己两边腮帮子塞得鼓鼓囊囊,急于填饱肚子逃走的西瓦士兵…很快不幸被噎到了。

表示当场吐出来实在太失礼的士兵扔开餐匙,翻出三白眼开始捶胸口。

好难受…蔷薇号炊事班今天是把海楼石掺进稻米煮饭了吗?噎死他了都。

九死一生咽下喉咙里堵得好似石块的饭菜,自觉死里逃生的西瓦士兵眼泛泪花的…收到边上递来的一只水杯,还有不轻不重地拍抚。

“先喝点水,慢慢来——”

温柔的声线,和她轻轻拍抚他背脊所用力道一样,让人无端端觉得…安稳。

眨了眨眼睛,士兵呆愣的看着身侧这位夫人,她同样看着他,手中水杯递到他嘴边,眉宇间有几丝关心之意,“吃得太快了,真是个孩子。”

“啊…咦?谢谢~”士兵磕磕巴巴的回了声,接着慌慌张张接过水杯,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忽然耳根子烫得厉害。

许是这一刻停留在他身上的眼神太温柔了吧?安娜夫人看着他的目光藏着浅浅的笑意,仿佛在怀念着什么一样,悠远而安静。

说他是小孩子的时候,她的音调温柔得不可思议。

双手捧着杯子,小小口抿了口温水,局促的避开视线,士兵心想…他大概…能明白波鲁萨利诺先生的心情了…这夫人…专心看着人的时候,眼瞳眸光深得象沼泽。

一点点的溺爱,一点点的关心,一点点的忧虑…

依稀仿佛很小很小的时候被娇宠着的感觉。

记忆里已经面容模糊的妇人会抱着他,低低哄着…会亲他的额头,小小声安抚…

在马林弗德,隐匿在安娜夫人附近,他曾经见过她对待她孩子的模样,和此刻有些仿佛,彼时他觉得这位妈妈太溺爱孩子…不想,亲身经历时他居然…

西瓦士兵借着垂下眼帘的瞬间,眼底霎时间滑过几许异色,安娜夫人这样的女人很危险,对于男人来说,尤其是他们这样早已经失去一切的男人,她是诱/惑。

…………

片刻过后,放下水杯的西瓦士兵完美掩饰情绪波动,顶着无往不利的娃娃脸,笑得眼睛弯成两道弧线,当然,他没有试图和身侧的夫人继续搭讪,只是乖乖把杯子搁在桌面上,接着低下头。

重新拿起餐匙,这次进食速度慢了很多。

一口饭嚼二十几下才吞下肚,嗯~象小时候在家里吃饭那样,乖乖的不让自己噎着,听大人的话努力做到健康饮食。

身侧的夫人也没有继续把注意力放在他身上,士兵透过眼角余光,他发现她似乎胃口不太好,餐盘里肉类几乎没动,倒是那碗什锦汤喝了一小半。

埋头吃饭的西瓦士兵,小心掩去想把自己那碗没动过的汤推过去的意图,因为…安娜夫人对面的萨卡斯基大将浑身的气压…实在不好形容。

花了点时间将饭菜消灭得干净,松了口气的士兵抬起头,拿出十万分勇气扭头环顾周遭:

公用餐厅里弥漫着一种非常古怪的气氛,每个坐在附近的人都隐晦的拿一种‘你死定了’的眼神看向西瓦士兵。

士兵甚至从混坐在人群中的小伙伴们脸上看到‘你安心上路吧~’的悲悯神色,┭┮﹏┭┮。

自从登船出航那天起运气就一路差到底的西瓦士兵,默默哽咽几声,果断收回目光,一转头就对上仿佛是不着痕迹抬眼看向他的赤犬大将的视线。

抖了抖,士兵表示,萨卡斯基先生的目光实在是…细思极恐嘤嘤嘤~

然后,没有然后了。

餐厅人员推着移动餐车开始分发水果,航行期间为了避免坏血病,每日需要固定摄入维生素,军舰上每日餐后会提供定量水果。

车轮子咕噜噜依次有序在餐桌过道间滑动,一叠叠切好的水果拼盘摆放到桌上,不多时,西瓦士兵所在这张桌子中央摆上瓷盘,晶莹果肉,浅浅甜香,弥散在空气里。

另外,除了切好的水果,不知怎么居然额外加了一小碟…腌制的梅子。

正襟而坐的士兵悄悄抬眼看了看对面的萨卡斯基大将,随后,大将先生探出手,若无其事地把那碟梅子往桌子中央推了推。

确切的说是往安娜夫人面前推了推。

…………

瓷白盘子衬着带点汤汁的深红梅子显得很美味。

西瓦士兵的眼角余光中,身侧的夫人却是半点想开动的意思也没有,她同样吃完餐盘内的食物,一双手搁在桌子边缘,看起来…

盯了眼桌面上摆放的水果拼盘,又看了看腌制的梅子…

良久,西瓦士兵起身,歉意的笑笑,猫着腰小心离开位置,追上水果发放完毕离开的餐车,拦住餐厅员工,一番努力之后,总算得偿所愿返回。

重新坐回位置,士兵把手里的青橘子递出去,“那个…”一边往身侧这夫人面前送,一边故作无知的笑着说,“谢礼。”

他身侧的这位夫人怔了怔,神色温和,却也伸手接下他所谓‘谢礼’。

待得掌心微微一空,西瓦士兵笑眯了眼睛,顺便…假装没发现对面大将先生暗藏杀气的注视。

他真不是故意的!西瓦士兵敢发誓,他绝对没有和赤犬大将叫板的意思,只不过…按照潜伏时的观察,他下意识就做出不经大脑的事。

从餐厅员工那里哄骗来作为备用没有切开的一颗青橘子,免得航行期间维生素摄入不足,导致这夫人的身体更加败坏。

安娜夫人有很奇怪的习惯,除非她自己动手,否则她从不会吃切开的水果。

…………

萨卡斯基大将微不可察哼了声,西瓦士兵重重抖了抖,随后,正在慢慢剥橘子的安娜夫人忽的开口,柔和的说道,“很抱歉,我的个人习惯…”

“怎么说呢?”她低眉敛眼,没有看向其他人,声线低缓,仿佛自言自语,“早年有过一次航海,长时间旅行中,我不巧吃到…”

纤细指尖剥开青橘子皮,小心剖出一瓣果肉,她这才抬高眼睛,笑得温婉,“那之后我只能很小心,免得再出意外。”

“恶魔果实。”海军大将赤犬淡声接下去说道,神色喜怒不辨,“所以,近几天送到你房间的食物,水果碰都不肯碰。”

“对,恶魔果实。”她轻轻的叹息,“那之后,不是亲自确认,我根本不敢吃水果。”

许是因为她开口解释,大将赤犬身上的危险气息消失了些,西瓦士兵发现对面那位男人拨冗分到他这里的注意力也不再那般…令人浑身发寒。

呃~不过还是很可怕就是。

一不小被安娜夫人迷惑了做出多余举动的士兵在心里后悔不迭,萨卡斯基大将听完安娜夫人的解释,不再拿三千度高温的眼神试图直接让他尸骨无存,可是…

赤犬大将的目光此刻转换成功,从杀人前兆升级为各种隐藏敌意的打量。

嫉妒的男人其实更可怕,真的。

西瓦士兵一脸苦逼,直挺挺坐着,好不容易挨过大将先生恐怖的扫视,怀着马上看不到明天太阳的悲剧心态,士兵伸出手决定来一次最后的水果。

拈起一片果肉,泪流满面张口,咬————

唔?!

味蕾…如此难以言喻的可怕的味道…妈妈我看到天国了嘤~

保持着手拿水果仰面倒下的士兵,眼前蓦地出现一片无边无际花海,天国的大门近在咫尺。

好难吃!

好…可怕!这世上居然有如此可怕口感的水果,(╯﹏╰)。

…………

后脑勺直直撞在地上,西瓦士兵在满耳朵各种惊呼里发现自己看见的景物变得很奇怪。

周围的一切毫无预兆变得巨大?他甚至看到放大许多倍的椅子脚?

呃?!

短暂呆滞过后,仰面躺倒的西瓦士兵,眼帘当中映出一张讶然的脸。

是安娜夫人,她侧过身,低着头看他,眼睛里盈满了惊骇。

隔了一会儿,她起身,她弯腰,她伸出手,她…把他托在掌心?

晕头晕脑的西瓦士兵四下张望,本能地伸手…诶?!动作瞬间僵硬,瞪大眼睛盯着伸出的手,脑子里一时卡壳。

他发现自己被轻轻搁在桌面上,许多混乱嘈杂忽远忽近,这当中,安娜夫人的声音显得…清晰,她说,“天啊!居然是恶魔果实?!”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